2017年10月12日 星期四

你也常把「不好意思」掛在嘴邊嗎?遇到陌生人挑釁謾罵時的自保之道

一句「不好意思」,反而讓人覺得你好欺負而一直謾罵挑釁?
我的一位女性朋友日前在臉書上po出這段遭遇,除了讓人看到就驚訝且生氣之外,我也希望利用這個機會,與大家分享一些當下的處理之道。



根據當事人的敘述,事發經過是這樣的:她在順著斑馬線過馬路時,明明路權是她的,但一位要轉彎的機車騎士卻速度過快而擦點撞上她。你以為機車騎士會下車道歉嗎?不但不是,而且機車騎士還當眾飆罵我那位女性朋友;我的那位女性朋友不理會機車騎士,逕自向前走入原本就要去的運動中心,沒想到那位見笑轉生氣的機車騎士居然跟著衝進運動中心繼續飆罵。那位女性朋友強忍住怒氣得跟對方說不好意思,沒想到換來的居然是機車騎士繼續更大聲地飆罵,甚至連「我要撞死妳!」都出口了;運動中心內的民眾和工作人員看見騎士那麼生氣,在怒不清楚是非曲直的情況下,也沒有人敢上前勸阻,反倒是我那位嚇壞的朋友需要對他一直道歉。
 

在這種狀況下,保護自己當然是最優先的考量。但是,就當事人自己事後的檢討來說,一句表示善意脫口而出的「不好意思」,反而是讓對方理智氣壯地認為自己可以任意飆罵咆哮的原因。

其中涉及的法條,就留待更專業的人士來評斷了,雖然行人在斑馬線上肯定是有優先路權的,飆罵和咆哮也涉及公然侮辱及恐嚇,但那既不是本文的重點,我也不認為面對一些非理性的對象時,當他的面訴諸法條規定會有太大的作用。

無論覺得對象是否無理到了一個不可置信的地步,第一個重點都是自己要能冷靜。沒有人面對這種狀況不會生氣,但若你也被激怒了,接下來只會造成更大的遺憾。

第二步,則是判斷。判斷什麼呢?判斷對方會不會出手傷害你。

面對接下來很可能會動手的人,沒什麼好爭辯或理論的,就是馬上找人呼救就是。以上面這個實例來說,若是感覺對方接下來會對你造成身體上的傷害或不利,當然就是走到運動中心的櫃台,或是走進便利超商,請他們幫你報警。

如何判斷出對方會動手、或是不會動手呢?大聲或兇惡,不代表對方一定會動手。反過來說,很多人動手前甚至不會大聲嚷嚷,反倒是惡狠狠地看著你後,一聲不吭的就直接出手。因此,聲音的大小、以及口中是不是吐出「我要扁你一頓」,並不是對方一定會動手的依據(雖然對方的陳述的確可以拿來當作事後控告他恐嚇的構罪要件之一);雖然沒有一個放諸四海皆準的標準,但以我的個人經驗來說,留意對方是否握緊拳頭、甚至已經抄起傢伙很重要,因為通常這樣做的下一步就是動手。

當然,也不排除另一個情況,那就是對方原本只是逞兇賣狠、不見得真有動手的企圖。但在一連串的刺激及擦槍走火的情況下,最後還是變成全武行。所以,除非你很確定對方不會動手加害,否則過於刺激的言論或聲調,以及「有種你就打我啊!」之類的說詞,最好還是不要出口。

接著,假定你判斷對方沒有動用武力來解決問題的企圖,但卻一直很激動,硬是要把許多過錯推到你身上,你的一句「不好意思」,反倒可能成為對方合理化自己叫囂指責的藉口。

別以為這只會發生在女性身上,我自己也有一次類似的例子。

有一次,由於前車停得很近,我從一個停車格要先倒車後再開出去。這時,由於後方是一個體育館的出入口,有一台機車用很快的速度要從我後方的出口騎出去,我從後視鏡看到後就緊急煞車,雙方並未發生碰撞,但騎士顯然很不滿。我主動把車窗降下致意,口中自然而然的說了句「不好意思,人有沒有怎麼樣?」沒想到,騎士一副惡狠狠地騎到我面前,開始一串連珠炮式的謾罵。我剛開始還覺得等他氣消就好,沒想到他卻越罵越兇。

和一般人一樣,我總覺得多數人是會講道理的,所以我接著試圖用溫和的口氣跟他說,我並不是一打倒車檔就踩油門,我其實已經看過後方沒車才開始移動的,等於我打了倒車檔後,又等了三秒才開始倒車;過程中,我還特別注意到自己不要使用「你應該要注意別人要倒車」「你怎麼騎那麼快」等等反向指責的字眼,但是這位老兄還是不肯善罷干休。

後來,我實在忍不住被對方持續謾罵,有理講不清的我只好跟他說,「這樣好了,你假如覺得我有任何違規,就叫警察來處理吧。」沒想到他聽到更怒了,硬是把機車橫在我的車前頭,繼續叫囂說「想走是嗎?我看你這下怎麼走!」那時我的女兒還小,我看到她在後座一臉驚恐的神情,我只好鄭重的對那位騎士說,「我有行車紀錄器,你知道當我已經表明要走,你卻硬擋住我、不讓我走,這已經觸犯了強制罪嗎?」對方顯然罵得興起,隨口就接一句「強制,強制你XXX!」我盡可能忍住心中的怒火對他說,「先生,你可以不要這樣嗎?我後座還有小孩呢!」沒想到,這傢伙一聽到有小孩,不是心生憐憫或同情,而是一副好像吃定你不會失控一樣,臉上帶著一抹詭異的微笑繼續罵,就連我的小孩也罵了進去。

這時,我再也忍不住自己的怒氣,把車門猛地一開,搭配一句「你現在是衝三小!」當時的我,顯然是失控了,而這絕對不是一件好事;然而,剛剛連叫警察都不怕的那位機車騎士,見狀突然來個90度的把機車車頭一轉,馬上催足油門逃之夭夭了。

當我說起這件往事時,我覺得自己當初犯了許多不該犯的錯誤,但其中一件錯誤居然是,我假定以禮待人總是沒錯的,很多衝突其實都起於誤會,只要把誤會說清楚就沒事了。

我當初的這個想法是人之常情,我認為在70%以上的狀況的確適用。但是,倘若對方正在氣頭上,或是存心就是要來找麻煩,這樣的應對顯然無濟於事。

這也是我為什麼之後設計出了一套「非理性談判」的技巧,因為當你遇上非理性的談判者時,運用理性的談判模型是無濟於事的。不過,當然也有很多人是蓄意假裝成進入非理性狀態,所以我才會在前面強調,「判斷」絕對是一個再重要也不過的步驟,而要做好判斷,我們自己就先得冷靜才行。

如何讓自己冷靜呢?就拿我們在國慶連假的第一天舉辦的《攻敵必救》小規模口碑場來說(口碑場心得點此),我在現場分享了其中一個讓自己冷靜而不要被輕易激怒的關鍵心態:多想為什麼,少想怎麼辦。

這是什麼意思呢?當你遇到對方蠻橫到近乎無可理喻時,你若是只把自己的關注焦點放在「之後該怎麼辦」,諸如「待會警察要做筆錄,會不會很麻煩又耗時」,又或者是「對方如果羅織罪名反告我,我到底要怎麼為自己辯護」 這些問題不是不用想,而是不用當下想,更不用只想到影響、而不去想應變之道,因為只想到影響的話,很容易就會變成自己嚇自己,最後的結論當然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當然不是不好,但你很可能因此把主導權就此交到對方手中,之後只能任對方宰割。

善良不是問題,但善良卻不知如何保護自己和周遭的人,卻可能會因此產生問題。

你若在當下把焦點放在「對方到底為什麼要如此生氣呢?」你可能也想不出個所以然,但這個動作不是要叫你真的想出一個合理的原因來,而是要透過這個思考的過程,讓自己冷靜下來,而不至於腦充血而隨對方起舞。

因此,假定你判斷對方生氣、激動但卻不會動手傷人,若你處在我在最前面提到的那位女性朋友的處境,你該怎麼辦呢?
與其說「不好意思」,不如用目光冷冷地看著他。

接著,假如你不想糾纏,用盡量鎮定而字數愈短愈好的句子回應:「做什麼!」、「夠了嗎!」、「別過來!」

為了避免自己受到傷害,下一步可能是要報警求助,所以一些能在事後用恐嚇罪向對方提告的話語一定要出口:「先生,你剛剛講的話和動作讓我很害怕,我覺得你是在對我的生命安全提出威脅。」我很想跟各位說,說這段話時最好要拿手機出來錄影存證;但是,就實際操作上來說,許多人拿手機出來拍攝時,不但沒有嚇退對方,反而更激怒了對方,讓自己的人身安全陷於險境。因此,除非你隨身就有帶著可以錄音的密錄設備,否則就得自己退到人群可以看見或聽到的地方,再清楚的讓第三人聽到自己正在被恐嚇,這樣之後也才會有人證。

順便提醒,上面提到眼神那一段,請務必做出謹慎的判斷後再使用。因為萬一面對的是隨時會用暴力加害的人時,眼神上的運用是正好相反的。我自己曾經在國內外都曾走在一群酗酒或吸毒的危險份子中過,那時我最不希望的,就是別人誤以為我要來找麻煩。所以,當別人主動把眼光望向我時,我不但要維持面部向前而不迴避、但眼光刻意不直視的動作,就連步伐速度和行進路線也不要刻意改變。眼光不與對方交會,是為了不讓對方覺得我在挑釁;面部不刻意閃躲,則是為了避免讓對方覺得我有厭惡或害怕之意;至於速度不加快、也不刻意繞路走,則是讓對方不要以為我很值得搶而心虛。

很遺憾聽到像我那位女性朋友的遭遇發生,我之所以寫下這一篇,並不是希望人人都要相互嗆聲,但即使我再怎麼希望我們生活在一個富而好禮的社會,我都希望每一位善良的好人都能平安。善良但不可欺,冷靜但不麻木,希望大家都能順利平安。


 
延伸閱讀之一:我的搭機體驗──衝突管理,不是為了避免衝突,而是藉由處理衝突而讓世界更好

延伸閱讀之二:在公共場合面對衝突的幾種不同選擇

延伸閱讀之三:為何「給人台階下」不奏效的5大關鍵

延伸閱讀之四:《再也沒有難談的事》常被誤認為是談判書,但卻是本講溝通和衝突管理的實用參考書

2017年10月9日 星期一

為自己的信念奮鬥,然後我們才能有一個更好的世界:國慶連假的第一天,讓我們一起來攻敵必救!

長達4天的國慶連假,你會怎麼度過?

這次連假的第一天,我們一家選擇來到台中,與上百位朋友共同欣賞並分享一部電影,關於談判,也關於人生到底該追求什麼。

Photo credit: Peng HungChun

今年8月,我們開辦了一個電影班,現場擠進了200位參加者。要知道,對200人發表一場12個小時的演講容易,但要上一整天的課就沒有那麼簡單了。當天的反應相當熱烈,但我覺得自己表現得還不夠好,因為我原先預期的,是讓更多人能藉由一個更輕鬆的方式了解何謂談判,但我後來覺得,自己的課程設計,可能不見得適合這樣點到為止的談判課程;簡單來說,當目前的【一談就贏:實戰談判思維】已經是我的課程中最基礎、初階的談判課程時,想要再更淺顯易懂一點,可能就顯得純度有些不足了。

當我想要把這樣一個電影班封印起來之際,沒想到【一談就贏】社團中的學員發出了強烈的抗議,因為他們認為這樣的電影班對他們很有幫助,藉由一個又一個的電影片段,他們更能理解之前在課程中學到的觀點該如何應用。我感到很意外,但又覺得盛情難卻,所以隨口答應了他們,不如另外來個口碑場,看看電影該怎麼講、會讓他們覺得更有用;當時的困境只有一個,因為我接下來有空的週末只剩10月連假和聖誕節前夕那個週末,我想大概不會有人願意在這兩個重要的假日來上課吧!

沒想到,不但許多人大聲附和,而且馬上有不只一位願意一肩挑起承辦的重責大任。他們擔保,這只是個私下大家輕鬆聚聚的活動,我只要人到場負責開講就好,其他的事情都可以交給他們。

由於只是一個輕鬆聚聚的活動,所以我們就把這個活動定義為「小規模口碑場」,而且也不見得一定要辦在台北不可。後來,在台中和台南兩處都有人建議之下,我們先選擇了地理位置居中的台中。

我原先的想法是,只要有24位願意來聽,我就趁連假專程去一趟台中和大家分享。沒想到主辦單位和想來參加的朋友們實在太熱情了,雖然我們還是有限額,但硬是有整整100人報名參加,大出我的意料之外。

到了7日那天,即使連假的高鐵票一位難求、高速公路也理所當然地塞之又塞,許多朋友還是攜家帶眷地趕來台中。不僅台中在地的朋友相當捧場,從台北到高雄都有人專程前來,其中好幾位都還是一聽完就得趕高鐵回去,因為他們可能隔天都還要上班或看診。即使如此,他們還是不放棄用自己難得的一天假期來聽這場分享,讓我無比感動。另外,更有一位目前已經定居北京的學員,硬是在難得的連假中返台參加這次的活動;另一位則是人之前剛好在德國,雖然遇上風暴而班機延誤,但還是千鈞一髮的在前一天抵達台灣,當天還是順利趕到台中。

面對這些朋友的支持,我真的感激莫名,不知道該怎麼回報。我不得不承認,相較於【一談就贏】的其他系列課程,看電影學談判的這種形式,我自己也還在摸索中,這也是為什麼打這次的台中行定位成「小規模口碑場」,只是後來規模一點都不小而已。

我是一個永遠先檢討自己的人,雖然在主辦團隊的用心和參與夥伴的熱情之下,許多在前一場電影班時的缺失都已經被補強了,但對我自己來說,我期待的是加入更多的互動和演練,而不只是我一個人講完全場而已。但就這樣的企圖來說,場地和時間還是兩個很關鍵的限制。看電影當然還是階梯式教室最適合,但我不確定目前常見的階梯式教室該如何分組,因為我要的不只是分組討論而已,我心目中規劃的其實是包含更多道具操作的課程進行方式,但即使用大型磁鐵白板來操作,後排的學員還是會覺得很有距離。另一點就是時間。非常汗顏的,不過2小時的電影,但我還是無法在7個小時內講完;假如加入更多的互動和演練,我到底一場電影該講幾個小時?

當然,這不該只是一篇感謝文,也不會只是一篇檢討文。針對那些單純來看部落格文章的朋友,我還是希望各位能從我的這篇心得中,獲得一些你不用親臨現場、而也可以讓自己有所收穫的概念:

1.  對細節的注重。雖然我們未必會把電影班繼續開下去,但看電影學談判絕對是一個大家都可以自行嘗試運用的方式。為什麼呢?因為多數的電影為了能讓劇情順理成章地展開,即使拍出來的結果還是有高下不同,但卻可以讓我們在銀幕上看到更多蛛絲馬跡。就像《佈局》中那一句「細節,我要的是細節」,我們可以藉由談判課程帶給大家許多的觀念和技法,但在真正上場的實務談判中,我們不得不注重每一個細節;不僅要能讓自己在細節上也步步到位,更要有能力去察覺和拆解對方的細節。

以這次我們分享的《攻敵必救》來說,起碼有三項要點可以留意:(1) 如何透過預測而讓自己制敵機先;(2) 如何透過不同的動作或做法,讓自己掌握/扭轉情勢或主導權;(3) 如何克服心理上的壓力,能在對方突然使出自己沒能預料的招數時,不會張慌失措。

當然,想要透過一篇簡單的文章,講清楚我當天花了7小時都講不完的內容是不可能的。除了請各位自己不妨去看看《攻敵必救》之外,針對本片最關鍵的一點,也就是洞察先機的預測來說,你我都沒有一個水晶球可以預測未來,而單靠自己的經驗去預測對方的下一步,其實正是一個常見但危險的錯誤。因此,所謂預測,不如說是推估;除了大量地蒐集資料和分析之外,試著推想對方的每一個可能行動,推想到自己若是對方、根本連選擇那招的機會都微乎其微為止。接著,隨著每一種不同的可能,再推演下去至少三步,大概就能達到那種「讓對方總是嚇一跳,但自己卻不會被嚇到」的程度,對方當然也就難以反擊。

2.  成功的代價。你會為了成功或勝利,付出什麼代價?

在《攻敵必救》的一開始,出現了兩句和蘇格拉底有關的台詞。看完之後,才發現這部以現代美國限槍法案為背景的電影,到底和古希臘先哲蘇格拉底有什麼關係。

對我自己來說,與其只講授目標導向的如何在談判中取勝,我更希望能利用每一個機會,讓每一位來上我的課程的朋友明白,「do the right thing」和「do the thing right」之間的不同,否則,我就不會把自己的粉絲專頁和公司都用「do the right thing」來命名了。

不管是流傳千古的蘇格拉底,或是在片中聲名狼藉而爭議不斷的女主角絲隆,其實他們都是為了自己相信的事而奮鬥,而也願意為了自己相信的事而犧牲。

假如要我用一句話或一個詞來總結這部片子,其實就是「信念」二字。

當你我有了一個信念,我們不但有了個奮鬥的目標,我們的力量也就開始邁向莫之能禦的境界。是的,絕大多數的成功,不僅要付出代價,甚至可能無可避免地伴隨著犧牲。犧牲的可能是時間、可能是金錢、可能是心靈的平靜,而對有些人來說,犧牲的可能是自己的自由、甚至是自己的生命。

不是每件事都應該要拋頭顱、灑熱血的去用犧牲來達成目的,但當你可能質疑自己該不該為一件事犧牲那麼多時,其實你可以不用再猶豫了,因為當你還會猶豫時,那件事通常不值得你這麼犧牲,因為那和你的信念並不相符。

但是,從另外一個角度看,你有一個讓自己願意付出或甚至犧牲的信念嗎?假如還沒有,你或許更應該花些時間檢視一下自己,因為我們的人生若少了一份信念,不免容易流於渾渾噩噩;但若我們若能找到自己的信念,我們的每一天都能更有目標且更加可貴。

當各位想到我、就連想到「一談就贏」時,其實我真正想告訴各位的是,只要你能先確定自己在做的是「do the right thing」,你就更能掌握如何「一談就贏」,其實真的就是那麼簡單。

3.  用觀念的轉變,來創造出不同的成果。有位朋友曾經轉達他從另一位講師前輩聽來的讚嘆給我,Alex也真是太強了吧!那麼冷門的談判課程,也給他經營的那麼有聲有色!」

感謝那位前輩給我的讚美,以及許多朋友對我的謬讚。正好講到《攻敵必救》,讓我分享我在口碑場那天,針對台下上百位朋友說的一句話:「當你想成就你自己時,你達成的可能是自己一時的名聲;但當你想成就的是一個信念時,你的作為反而可能會讓你千古留名。」

女主角絲隆畢竟是一個虛構的電影人物,但當一生沒有任何著作的蘇格拉底,他的事蹟和理念也能流傳千古時,我認為這才是這部電影企圖要告訴我們的:為自己的信念奮鬥,然後我們才能有一個更好的世界。

我自己當然沒有什麼想要千古留名這種不切實際的想法,因為我知道自己遠遠不夠格。但對我來說,我熱愛談判,而我也真的有很多會讓每個人在談判上做得更好的方法可以分享。對我來說,現在的這些選擇對自己的職業生涯是好是壞,老早就不在我的考量之列。【一談就贏】這個課程如此大受歡迎,我當然對每個支持它的人都還抱著無限感激;但即使這個課程就是冷門而不那麼受歡迎呢?我想我還是會努力的一直講下去,因為我相信它真的能協助許多人改變處境、解決問題。

另一點我需要再三強調的是,許多人常飢渴、甚至恐慌的想要尋找許多解決之道,放在知識的尋求上,他們可能就希望能找到更多的套路、結構、或技法。好像一門學問看起來越有步驟或架構,自己就越能從中找到足以解決的救贖之道。

當然,你的底蘊若夠,這樣的追尋也沒有錯。但若你對一門學問很陌生,就好像你對談判的認識大概也就是念過兩本書的水準,但你又因為知識恐慌而一昧追求套路或看起來很清楚的架構,你反而可能更容易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

這也是為什麼【一談就贏:實戰談判思維】強調的是觀念的轉化,而不是過多的技巧和模組架構。到目前為止,我們有許多夥伴光透過觀念的轉變就已經完成許多有實際成效的談判,更讓我堅信自己這樣的設計是對的。別小看「觀念」這件事,觀念是對的,接下來踏出的每一步才會踏實。這不僅可以應用在談判上,我相信也可以應用在其他許許多多的學問上。

前輩那句話中,唯一讓我覺得納悶的,反倒是「談判是個冷門課程」這個說法。我不由得反問那位朋友,那什麼是大家所謂的「熱門」課程呢?他搔搔頭跟我說,「大概就是簡報、溝通、表達那些課程吧。」

千萬不要誤會我的意思,以為我會說談判比其他課程更重要或實用。不過,我相信許多人對談判課程往往有誤解,以為談判教的應該是爭辯技巧或心機養成之類占人便宜的本事。其實,起碼對我來說,談判是為了解決問題,而不是為了把自己的對手踩在腳下。假如你的目的或需求是為了解決問題,那你確實應該把談判技能當作充實自己的其中一項目標,因為的確有很多人在上過【一談就贏】之後,就順利的解決了自己的問題;假如你想要的是辯倒對手或算計別人,你反倒可能不要來搶【一談就贏】的名額,不僅因為我希望這些名額能留給那些更需要的人,而且我們之間的道不同,我的課程也很難給你任何助益。

再拿簡報課程為例,簡報能力當然是一項很重要的技巧,但我還是要提醒大家,不管是談判、簡報、又或是其他課程,永遠要先問問自己:自己的目的和需求是什麼?舉例來說,你需要的若是對主管的內部簡報、又或是不只是產品說明的說服客戶用簡報,你的簡報力養成應該著重在提案能力上吧!與其捨本逐末的先去想該如何做出一份好的簡報,你不該讓自己先有能力做出一份好的提案嗎?

因此,簡報和溝通等軟技巧soft skills)很重要,但別忘了同時充實自己的硬實力

再次強調,只要觀念能夠轉變,無論你覺得多麼不可能,你才能讓成果有所不同。

在這次分享《攻敵必救》之前,美國正好傳來慘絕人寰的賭城槍擊案,再度凸顯美國槍枝管制的議題。很遺憾的是,正如《攻敵必救》中提到的美國憲法第二修正案等影響,無論慘劇如何一再發生,似乎限槍這件事情只會陷入空談。然而,在澳洲,1996年的國家武器協議,卻讓限槍及防範槍枝帶來大量傷亡這件事情變成可能(相關報導見此)。20年後的現在,澳洲的非法槍枝日益增多,但政府也並非無視這個現狀,而打算採用不同措施來解決這個問題。也許澳洲的解決之道並非完美,但那不代表美國乃至世界各地的其他地方的現狀絕對無法改變。其實所有的現狀都有可能被改變,只是大家願不願意改變而已。

反觀台灣,我們也有很多問題需要解決,也有很多現況需要改變。我們應該冀望一個大有為的政府、還是希望寄託在哪個不世出的聖賢來領導嗎?假如政府無能、賢人不出,大家只能坐以待斃的無語問蒼天?

其實,改變的力量來自於我們每一個人,只要我們都希望改變,也願意改變。


再次感謝每一位在107日來到台中參加這次口碑場的朋友,你們的熱情和支持,真的讓我無以為報。我真的好喜歡好喜歡和大家分享電影的機會,不但是因為我對談判的專業,更出自我對電影的熱愛。不過,未來的【一談就贏】還會不會有看電影學談判的機會,決定權並不操之在我,而是在各位的身上。假如各位覺得這樣的課程型態真的對你有所助益,請不要吝惜將你的肯定讓我們知道,因為唯有大家的繼續支持,我們才會考慮繼續用這樣的形式呈現下去。

2017年10月4日 星期三

除了驚喜連連,周杰倫地表最強演唱會給我的四點啟發,讓每次上台機會都能由不錯而變成傑出

星期天剛到小巨蛋看完周杰倫的地表最強演唱會,隔天就燒聲了,到今天都還沒有恢復,由此可知我那天吶喊的之熱烈。

假如要我用一句話來形容那天的演唱會,應該只能用「驚喜連連」四個字來形容了吧。這次,也是我還在讀國小的女兒首次參加的演唱會,也算她幸運,不只看到周杰倫,更在今年台北小巨蛋的最終場看到阿妹來當演唱會嘉賓。即使後排及鄰座的人都很high,但她一開始卻異常的冷靜,不確定來看演唱會到底該做些什麼;不過,沒一會兒,她就知道該手舞足蹈地揮動螢光棒,而且即使大聲跟著台上哼唱也沒關係了。散場時,已經是晚上1140分了,她的電也完全放光了。原本擔心她隔天上課會沒有精神,結果燒聲的反而是我,只能說小孩的恢復力果然無窮。


看完一場演唱會,除了享受一個愉悅的夜晚之外,我還有以下幾項非關表演的感想:

1.  節奏安排。有到現場的朋友應該都不難發現,演唱會從一開始的聲光效果就展現出果然是砸了大錢的聲光水準,觀眾的情緒也從一開始就被提到最高點。

然而,不管是表演、演講、或是任何一種需要在眾人面前呈現的活動,其實都需要安排一種敘事弧,簡單說,若是一直維持在高潮,就容易讓觀眾覺得疲憊,甚至容易因為在結尾時無法安排另一波更大的高潮就陷入虎頭蛇尾的窘境。周杰倫難道不擔心會發生這種狀況嗎?

果然,是我這種對演唱會不熟悉的小白多心了,周杰倫和他的工作團隊身經百戰,哪裡會不知道這個道理?

於是,在一連串以周杰倫歌曲為主的聲光饗宴之後,隨著「印地安老斑鳩」開始和台下觀眾互動後,讓大家突然見到台下的二姐江蕙現身,那時全場真的陷入一陣又驚又喜啊!早在我們來這場演唱會之前,我們就已經在猜,最後的壓軸嘉賓應該會邀請阿妹出場。但我們怎麼也想不到,我們不但會在現場見到已經封麥的江蕙,而且會由江蕙的點歌帶出阿妹的登場。

假如不是前面「印地安老斑鳩」時就開始cue到台下的盧廣仲和其他人,若是一來就直接cue到台下的江蕙,就會顯得太刻意;若不是藉由江蕙的點歌來帶動張惠妹突然在台上現身唱起「不該」,高潮迭起的感覺就不會如此到位,而這就是一種節奏的安排,一種讓人高潮一波接一波的巧妙節奏安排。


2.  特長發揮。我不是一個經常去看演唱會的人,以今年來說,在這場周杰倫之前,我也只看了張學友和五月天而已。相較於五月天讓人坐也坐不住的幾乎全場都站著聽歌吶喊,周杰倫的演唱會卻讓人想是看一場精彩大秀一樣,直到中間才在周杰倫帶動下全場站了起來,一開始還有些不習慣。

不過,不習慣代表不好嗎?當然不是。中間有好幾段,女兒主動勾住我的手、又把頭倒在我的肩膀上聽歌,讓我不由得有種幸福的感覺。誰說到現場看演唱會的每首歌都一定要搖滾熱血不可?只能說,每個歌手或團體有他們各自不同的特色,而他們也都透過精心安排的各種表現形式,來把自己的特色詮釋到最好。

周杰倫的特色是什麼?不是他的唱功有多麼出眾,因為他全場也不斷拿自己咬字不清自嘲,帶給我們很多娛樂效果。對我們來說,他除了是一個歌手,更是音樂創作人。因此,除了必備的鋼琴演奏之外,他還露了一手由別人把鍵盤倒過來給他彈,處處顯露他的彈奏功力;另外,我對周杰倫真的沒那麼熟,我不知道他居然會開放超過1個半小時讓歌迷點歌。現場互動的氣氛之好,加上多了那麼多讓歌迷聽到更多首好歌的機會,真的讓人又驚又喜啊!不過,這也彰顯了周杰倫對自己歌曲熟稔的程度,雖然其中有首他早年

寫給陳小春唱的「我愛的人」、他還是要靠別人拿手機給他看歌詞,但多數的歌他都是即點即唱,即使工作團隊想必也很快地有所配合,我還是覺得這不是每個歌手都能做得到的事。再者,能讓現場觀眾參與互動到這種程度,也真的是很值得每一位有需要上台者學習的地方。

寫到這裡,大家大概也可以看出來,正如這個部落格多數其他文章一樣,我的文章從來就不只是單純想從一個欣賞演唱會的歌迷來看,而還想要從中讓自己在工作和生活上有一些其他獲得。在張學友和五月天的演唱會如此,在周杰倫的演唱會上亦然。

散場時,搭同一台電梯下停車場的一群陌生人中,突然有人對他的同伴說,像這樣的點歌時間實在拖太久了,他覺得現場氣氛就這樣冷掉了。我當然尊重他表達感受的權利,但我由這點也可以發現,就在同樣的一個現場,當我或其他人覺得自己根本是賺到了、許多不經意的橋段還有夠好笑之際,還是有人不以為然。

想到這裡,我反倒覺得自己釋懷了。我是一個專業講師,我的工作就是每天面對一群又一群以企業為主的學員講課。說老實話,即使在反應最熱烈的場子,就是那種大家下課會爭相來要求簽名和合照的那些班上,我總還是覺得中會有一到兩個學員不以為然。他們也許沒有太大的反應,但我其實可以在課程進行中就意會到他們的感覺。這是我的強項之一,但也帶給我自己很大困擾;我大可像很多講師一樣,沉浸於自己表現得好的部分,甚至以多數人的滿意和支持來說服自己其實並不差。但我卻每天都很關注那些不以為然者的感受,用這樣的狀況來鞭策自己再努力一些。

我不是不懂得應該更從心所欲的道理,但直到這天看完周杰倫演唱會,我才了解,每個人都是一個獨立的個體,而每個人都有不同的觀念、也對許多事物有不同的期待。當你遇見一個就是想吃滷肉飯的人,一直告訴他自己的義大利麵有多美味,其實到頭來還是會徒勞無功的。

一場熱鬧無比的演唱會後,我反倒更體會到釋然,這也算是一件意想不到的收穫。


3.  控場功力。另一點讓我特別佩服周杰倫的,是他的控場功力,當他主動和那麼多現場觀眾互動,面對千奇百怪的觀眾反應時,他讓場子繼續走下去的功力真的讓人欽佩。

純就帶動舞台熱度來說,相信不只周杰倫,許多歌王歌后等級的歌手都做得非常好。就以阿妹來說,當她和周杰倫同台合唱那時,她把現場觀眾的情緒也帶動的無比沸揚,而那絕不只是阿妹再登上小巨蛋的話題性就能辦得到,也要靠她的現場功力才行。

就另一個角度來說,周杰倫展現的是更全方位的控場功力,連他自己都開玩笑說,以後其他歌手開演唱會缺主持人的話,乾脆找他去就行了。

雖然不見得有任何歌手請得起那麼重量級的主持人來貫穿全場,但這不只是一個玩笑而已,因為整場演唱會的娛樂性真的相當夠。

掌控全場的控場功力要怎麼來?一般人想到的無非是(1) 臨場反應、和(2) 經驗而已。從剛出道那時的周杰倫看來,你若說他那時的臨場反應就是如此出神入化,我是打死也不相信的;這麼多年下來,他顯然在經驗上有所累積,而他自己也在各種不同形式的表現中得到磨練,這些當然居功厥偉。

然而,不只是一個演唱會上的藝人,包括我們許多必須要上台面對群眾的人,不只是像我這樣的講師、或是一些需要發表公眾演說的人,就連企業的主管必須要對台下許多部屬或同仁發表意見時,除了臨場反應和經驗之外,該怎麼讓自己的控場功力能再做提升?

有另外兩點可以建議大家:(3) 預想、和(4) 目標導向

預想會發生哪些狀況,並且事先做好準備,再輔以足夠的練習來提升自己的熟練度,你就能提升自己的控場功力。這項工作不只是你自己一個人可以完成,一個有效率且有默契的工作團隊更能讓你事半功倍。

另外一個我從周杰倫身上看到的,則是對於目標的專注,他很清楚自己要讓演唱會順利完成,他要滿足的是全場歌迷的期待,而不是單一歌迷的要求;他能掌握目前到了什麼階段,而當天該怎麼樣才能創下最晚結束的紀錄。無論你喜不喜歡這樣的目標,但他很確實的將現場各種狀況都見招拆招的達成這個目標,這就是一種精確的目標導向。

再舉一個例子,我經常看到有人演說時,遇到別人持不同意見而不斷發問時,主講者可能會動氣而一定要現場拿著麥克風爭個是非。事實上,主講者若是遇到反對意見則馬上含糊帶過,固然會被人認為不夠真誠;但若一直跟對方爭辯,反倒可能失去了自己原本想要發表演說的更大目標,那就是讓全場群眾能夠接受自己想要表達的看法和理念。就像前一段提到的,你的目標若是讓全場「每一個人」都要心悅誠服,這個目標或許就不夠實際了;假如我們把目標放在全場中「多數人」還是能接受自己的理念而有所收穫,個別反對者即使再振振有詞,但讓全場反而因為他講得愈多、而愈相信做為主講者的你的見解,那你的目標就充分達成了,你又何必在乎單一個人是否會接受你的看法?


4.  搶票效應。從張學友、五月天、到這次的周杰倫,我沒有一次不是靠朋友幫忙而好心把票讓給我的。我不是沒有試過自己訂票,但每次卻搞了大半天但訂不到,真的讓人飽受挫折。我知道有人會說,正是因為難搶而還設法搶到,才能證明你對歌手的支持和喜愛。但我必須要說,包括許多需要大排長龍才吃得到的知名美食一樣,我其實真的覺得這樣的時間耗費不是一種屬於我的人生選擇,我寧可生活得更自在些。

但是,你會發現,愈是需要搶票、而且要到大家去搶卻還搶不到的程度,才能證明這個歌手真的紅,紅到一種你若不去現場見識一下,便稱英雄也枉然的程度。

其實,我哪好意思說別人呢?我自己的【一談就贏】公開班,也都搶到一種讓我自己也覺得不可思議的程度。我很享受這樣被大家看中而走紅的現象嗎?其實並不,否則我就不會把之前純拚速度報名而改成現在的徵選制。無庸置疑的,班班秒殺額滿肯定是個很吸睛的話題,但我卻不想讓我的課程只是如此,所以我才改成一個讓自己更麻煩且可能更容易得罪人的方式。不是因為我自以為了不起而有權利挑選學員,而是在過往的課程中,我總看到一、兩位似乎是因為這個課程很紅而很不容易上道才來報名的,但他本人卻未必有太強烈的談判需求。

每當遇到這樣的學員,我雖然還是很感謝他們的賞臉支持,但我還是很真心誠意地希望能把這個上課機會,提供給更多有需要的人,所以我才改成現在這種報名制度。以最近一次運用這種方式報名的六班來說,我也覺得自己的努力有代價,因為六班成員真的很不一樣,而我也很期待他們在上完這個課程後能真的產生成效。

然而,我會繼續持續這樣的報名方式下去嗎?老實說,我也不知道。因為許多當初靠著拚速度而來獲得參加資格的人,的確展現了過人的熱忱和積極度。就如同我們在演唱會看到那些超級投入的歌迷一樣,老實說,這樣的互動即使讓台上的我也更無保留的付出。

所以,搶票瘋真的不好嗎?到頭來或許根本不是僧多粥少的問題了。萬一能把每一次登台的機會,變成大家即使之前聽過、都還希望搶破頭而再聽一遍的珍貴內容,對台上的我來說,不只是一項殊榮,更是一項了不起的成就和目標,而我應該繼續鞭策自己,朝向讓每個人都願意搶破頭的目標繼續前進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