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20日 星期三

一個不對外招生的談判公開班,以及成功談判者該事先具備的三點心理建設

你喜歡壓力嗎?無論你喜不喜歡,學會與壓力共處,已經是現代人一項必修的功課。
photo credit:大助

上週六是我們的【一談就贏:進階談判攻略】第三班。對很多人來說,應該都只聽過【一談就贏:實戰談判思維】,而沒有聽過前者吧!

這是我們課程的一大特色,思維班採開放報名,但進階班則只限上過思維班的人才能上;而且,跟思維班一樣,不是每個想上的朋友都能上,而是還要透過抽籤來決定,最驚人的時候甚至中籤率連10%都不到。

同樣的精神其實也沿用到我的企業內訓課程。應該很少人會像我這樣,會把上門的生意推掉吧!我的企業內訓版談判課程,一樣分成基礎班和進階班。許多企業經常來問我,「一定要上過基礎班,才能來上進階班嗎?我們公司有許多主管,他們的談判經驗相當豐富……。」其實,不是我太傲慢,我也相信許多人的談判能力和經驗相當豐富,而且很多人是不分職位高低的就是強。但是,任何一堂課程的重點都在於脈絡,萬一你不順著我的脈絡來進行,老是依照著自己慣有的思維驟下判斷,其實你根本不用來上這堂課或任何課程,你自己能把你的工作做好就行了。我甚至無意來跟你爭辯誰的方法比較好,因為談判本來就不是辯論;假如你的方法夠好,同時也能順利解決貴公司的問題,那我也會幫你鼓鼓掌。其實找不找我去上課都無所謂,我有興趣的是協助那些有問題的公司去解決他們的問題,而不是讓很多慕名而來的朋友聽聽我的談判課程到底在講些什麼。

所以,即使我的檔期可以配合,也請恕我把那些想要跳過基礎班而只想上進階班的邀課推掉。我的經驗告訴我,上過基礎班後、再來上進階班,只會對你的學習效果更好。再者,假如任何人覺得自己的談判功力真的那麼強,那基礎班中的演練應該對你只不過是小菜一碟吧?很可惜,一年超過80堂的談判基礎班下來,只有一家企業的其中一梯是真的讓我驚豔的。80分之1的機會、加上那堂也未必是36個學員個個都那麼強,你真的有信心自己會強到讓我認可的程度嗎?

再拿【一談就贏】的公開班來說吧,我們的學員也有許多在各個領域中神人級的人物,更有許多人的談判經驗非常豐富。然而,沒有任何人跟我要求過他要直接跳過思維班、而去上進階班,也沒有任何人試圖要我直接給他進階班的報名資格,因為他覺得他自己就是比其他人值得。為什麼?因為這些人既然已經是各個領域的成功者,他們很清楚的知道一個事實:一步一腳印的踏實精進是很重要的;強大這件事,是指在不管什麼遊戲規則下都要能獨佔鰲頭才叫強,而不是只會照他自己喜歡的玩才會贏而叫強。

不管是公開班、或是企業內部的培訓課程,根據兩個版本和不同層次的教學經驗,假如你想要精進自己的談判力,我發現多數人必須要做好三點心理建設

1.  不只找出答案,學會找出問題。其實不管是不是談判,許多台灣人在這方面的表現普遍不佳,因為我們多數人從小被訓練去找出答案、而不是發掘問題。

我去美國念MBA時,我那時的經濟學教授是迪士尼和好幾家航空公司的顧問,專門幫它們設計出能極大化利潤和同時能夠提升業績的價格模型。

有一次,他上課上到一半,現場丟出一個要算出一個最適化價格的問題,要我們現場不用電腦而只靠紙筆算出來。台下一堆學生中,有一群本來就在各大金融機構任職的財務專才、一群每個都像是數學天才的印度人、甚至還有一個俄羅斯的數學博士,而我是個連大學都沒念過商學院的人。45分鐘過去後,最快舉手的卻是我,而且答案完全正確!我永遠記得,坐在我旁邊的一個印度人當場氣得摔筆,嘴巴還念念有詞地說,怎麼會是一個台灣人算得比全班上百人都快。

你以為我要跟你說自己是個不世出的天才嗎?其實,當時的我也滿嘴苦澀,因為我可以用比別人快的速度算出正確答案,但是我卻不知道背後的原理到底是什麼。簡單說,我就像是部能快速算出答案的機器,但是我卻不知道為什麼。

我相信許多和我一樣的台灣人一定能感同身受,但與其說我們的能力不如人,不如說我們的學習和思考習慣不夠好

在我的企業內訓版談判課程中,我幾乎把基礎班的模擬演練全都拿掉了,改用其他形式的活動和演練來替代。為什麼呢?就拿【一談就贏】的思維班來說吧!當我設計出許多案例給學員練習時,他們最經常的反應會是,「所以我這個角色到底要做的是什麼?」而且還伴隨著一臉惶恐。

其實,那正是我的目的。

當我自己在企業任職時,我也曾經坐在台下聽其他老師教談判。容我不客氣的說,當我聽到許多老師拿著一張案例叫我們在一定的條件限制下、依照一定的流程、達成一個指定的結果時,我真的覺得有些反感;是把我們當白痴在教嗎?這樣的模擬對我們去實際上場談判時有何助益?更甘冒大不韙的說,這些老師真的自己會談判嗎?

所以,我不是不知道給出清楚的題目和指示、會讓學員操作起來更容易。但是,我要的恰巧不是讓他去「操作」,而是讓他去「思考」;同時,我的目標從來也就不是讓他們覺得很「容易」。

相較於很多老師把上課的目標放在讓學員很滿足和很愉悅,我必須要坦誠跟各位說,我的教學目標從來就不是讓你在課程上得到一個世界無敵棒的答案;相反的,很多人在上課時會因此而感到挫折。

這樣的目標很奇怪嗎?【一談就贏】到現在已經即將屆滿一年,我看到無數的學員雖然在課程進行時感到挫折和沮喪,但他們在課後面對真實世界的談判時,反而展現了出色的自信和更好的應對。我很為他們感到驕傲,因為我知道他們已經學會了找出問題,而不只擁有得到答案的本事而已。

2.  不要畫地自限,想到想出一條活路為止。當我去上企業內訓版的談判課程時,即使大多數人都很買帳,還是會有5%的人露出一種無奈的眼神。他們雖然沒有説出口,但我從他們的眼神中可以讀到:「對啦,你可以這樣做很了不起,但我們的公司不同,我們的公司有許多限制......。」

每次看到這種眼神,我都不知道該是想笑、還是該替他們惋惜。是的,我服務過的幾家公司都既大又知名,但不只我服務過的公司、就連我交手過的公司也一樣,大公司不見得有更多的資源或優勢,但大公司肯定規矩特別多,而對這家公司的談判代表來説,搞定內部許多不同立場的意見都不容易了,你的談判對手還不用進攻,你可能自己都站不穩了,哪還需要等到雙方交鋒?

所以,你真的以為只有你現在服務的這家公司,特別難搞而限制重重嗎?我當年服務過的那些公司,沒一家是我開的,我也一樣要在夾縫中殺出一條活路啊!

假如你是一家連鎖超商的展店開發人員,公司高層指定你要拿下一家黃金店面。後來你非但沒有完成承租的任務,那個店面還被你們的最大競爭者搶去開店了。對於實際負責和屋主談判的你來說,你覺得你可以聳聳肩、不在乎的說,「沒辦法,另一家就是願意比我們的月租底線價碼再多出兩萬囉!」

找出可以解決問題的方法,並且把那個店面談下來,本來就應該是你的責任,而不是凡事只知道推給老闆或其他人,等到發現自己的公司因為你的談判不力而落於下風,才在那邊哭爹喊娘的説不是自己的責任。

在我們這次的進階班中,有一項課前作業。我希望他們每個人在課前用臉書發表一篇文章,自己寫的或分享我寫的都無所謂,但目標是要追求最高的按讚、留言、分享數。

表面上看起來,這只是找一個機會讓大家溫故知新而已。畢竟來自各個不同思維班的他們,有人之前上課已經是將近一年前的事了,課前複習一下也是應該的。然而,我的用意卻不止於此,而那些學員們顯然也早就料想得到。

於是,各式各樣的絕招出爐了:有人結合粉絲團的力量,有人放上性感照片,有人訴諸慈善捐款,有人說了懸疑的故事而吸引網友詢問,也有人用幽默風趣的風格逗得大家忍不住留言,還有人連生日感言都化為作業了。

看到他們的用心,我真的很欣慰。其實重點不是哪種方法比較有用,更不是在比誰比較有創意,而是他們願意且顯然有足夠的能力想盡不同的方法來面對並處理問題,而這正是一個成功談判者的重要心態。

相較於很多畫地自限而永遠想著自己「有什麼事不能做、又為什麼不能做」的人,永遠嘗試走出一條活路的人,總是會讓對手顧此失彼而相形見拙。
photo credit:大助

3.  不須害怕壓力,而要訓練自己在壓力下不失常的本事。談判一定會面對壓力,而我的談判課程也一定有壓力。假如你來上我的談判課,你還有心思去考慮到餐點好不好吃、場地舒不舒適、老師的語速會不會太快,你可能抗壓力蠻好的,又或者是你根本搞不清楚狀況,因為要學談判的那個人是你,你在課堂上的情境都已經自顧不暇了,你還有時間和心思想到其他嗎?每次當有人有類似評語時,我總是責怪自己,肯定是我的課程設計帶給大家的壓力還不夠大,所以他們才有餘暇想東想西。

我們的進階班有個特色,相較於思維班之前每班都會換成一個全新的模擬演練(不只是改改名字或數字而已。會每一班都像我一樣重新寫一個case的談判講師,只怕少有了吧),我們的進階班雖然也會每班也都會有些調整,但我們主要的個案卻是不變的。為何如此?是因為我到了進階班反而比較懶了嗎?其實,那是因為我們每一班的學員都堅持要把那幾個個案保留下來,因為他們很想看到下一班的人是如何解決的。

說也有趣,我聽了他們的勸,將那些個案留下來而一班一班的沿用下去;正因為如此,我看到了自己在思維班時沒能看出的重大差異:當面對同樣的個案時,其實到目前為止的三個班處理的大不相同。跟成員的程度無關,因為有些班在這項個案上的表現上明顯優於其他各班,但在另一項個案上的表現卻又被別班壓了過去。所以,在我看來,是他們面對問題的選擇不同,而不是他們彼此之間的談判功力真有那麼大的差異。

換到實務談判上,其實道理也是相同的。我之所以談得比你成功,並不是單純因為我在能力或經驗上比你優異,而可能只是在當場的選擇不同。選擇之所以不同,來自於判斷,也同時來自於事前的準備。但當我們在面對壓力或挑戰時的選擇不同,加上執行上又會有發揮程度的高低之分,結果當然也就大相逕庭了。

所以,有些人很喜歡把談判當猜謎一樣在事後分析討論以試圖解題,這樣的動作當然有它一定的效果,但你真以為自己假若預先想個一個最適解,你上場時就能夠談贏對方了嗎?別把事後的檢討當作提升談判力的全部,而這也是為什麼我們目前會努力提升大家更多演練機會的原因。

針對【一談就贏:進階談判攻略】的三班,這次在運作上和前一班有個很大的差別。在一開始的分組活動時,他們的氣氛比前一班溫和了許多,也幾乎沒有什麼衝突。我之後一問,發現他們多半還是找自己相熟的人一組。這當然是一種方法,而他們各組之間在這一項分組活動的分數上也沒有太大差異。但等一天的課程結束後,獲得總積分最高的一組,看來是組員之間相較之下還沒有別組的同組組員來得熟那一組,而且比分較第二名有顯著差異。

我之所以把這一點特別寫出來,除了想跟當天參加那堂課程的成員說,更想分享給所有對談判有興趣的朋友:你真的以為衝突減少、就是一件好事嗎?就我們進階班的前一班來說,他們在同一場活動中的衝突和糾葛真是多到不行,當時現場籠罩著一陣可怕的低氣壓,換做別的老師、恐怕當場連課都上不下去。但是,我卻很高興看到那種場面,因為那正是我刻意設計的結果,而我也深信進階二班的學員在那一場分組活動中獲得的能比進階三班多上許多。即使回頭來看才剛上完的進階三班,請問在一片和諧的氣氛下組成的小組,後來有順利贏取更高積分了嗎?當實際上並沒有時,大家可以好好想想,壓力和衝突到底是好事、還是壞事?

對我來說,不但不會害怕壓力、甚至會反過來運用或創造現場壓力的人,可能是一個更能使命必達的談判好手。

搞飢餓行銷而讓很多人上不到課,從來就不是我的目的。不僅思維班讓很多人到現在都還感嘆難報至極,之前的進階班也一直讓很多人抽不到籤而徒呼負負。

為了不辜負他們的期望,我今年一路到年底的全力加開,就是希望能開出更多班而讓每個想上的人都上得到。到明年一月為止,我想我已經盡可能的消化多數原本正在排隊等候的人。但是,我個人的體力和時間分配,勢必無法長期支持這樣的頻率。因此,一年兩次的進階班而不加場,將會是我之後的目標。

相較於思維班,進階班更深入的提供了實務談判可以運用的模式和技巧。假如你也對這樣的進階談判課程有興趣,歡迎請先設法爭取到【一談就贏:實戰談判思維】的參加資格,因為進階班、電影班、乃至明年即將誕生的高階班,我們都不對外公開招生而只限原來思維班的學員參加。假如你希望在談判的路上能有一套完整的指引,請務必留意我們思維班的招生訊息。


延伸閱讀之一:【一談就贏:進階談判攻略】──打造一堂不一樣的談判課程,讓談判真的能即學即用!

延伸閱讀之二:從課前作業到用檢討精進談判力的實作指南

延伸閱讀之三:也許我無法讓談判課程更有趣,但我卻希望能讓談判課程更有效的三點建議

延伸閱讀之四:探討談判中面對及運用壓力的《超級選秀日》

 

2017年9月17日 星期日

《美國製造》(American Made):不只是一個超狂機師協助打造販毒王國的真實故事,也是我們是否真要忍受這麼多不正義的一面借鏡

他幫毒販走私,卻也是CIA中情局找來進行偵察活動的飛行員,這樣的身分有沒有很奇怪?

更離譜的是,這居然是真人實事改編,讓人看到劇情就無法忍住不去看。

加上這是湯姆克魯斯和導演道格李曼繼《明日邊界》的第二度合作,而《明日邊界》前半段阿湯哥那種死來死去死不完的爆笑輪迴,實在是阿湯哥少見的喜感之作,這更加深了我想看《美國製造》(American Made)這部新片的欲望。因為我相信,找這兩位來搭檔組合,就是希望用一種反諷的方式來呈現這段真實故事,而不是硬要拍成一部沉重的人性沉淪說教片。

昨天才寫完了一部充滿濃濃八零年代氣息的《牠》(前文點此),說來也巧,《美國製造》的發生背景也是雷根主政的美國八零年代。湯姆克魯斯飾演的貝瑞希爾,原本是一家民航公司的飛行員,後來被CIA吸收,要他飛往中南美洲的軍事基地去拍攝當地反政府組織的軍事基地。後來,原本是航空公司機師的貝瑞,CIA的報酬沒有他想的優渥,而在毒販的重金誘惑下,貝瑞鋌而走險的開著美國政府提供的飛機,藉由美國情報單位提供的路線圖,兼差幫毒販運毒進美國。

CIA心知肚明貝瑞在幹什麼勾當,但由於他們需要貝瑞卓越的飛行技術來幫他們蒐集情報,而他們又付不出能讓巴瑞賣命的錢,所以就默許貝瑞繼續幫毒販販毒;不只如此,為了實踐雷根政府想要藉由叛軍打擊當地政權的戰略思維,CIA還主動幫貝瑞買下了一整座機場,讓他可以從美國偷渡軍火到中南美洲,甚至還把當地叛軍用巴瑞的飛機偷渡進美國受訓。當然,值此同時,貝瑞的毒品走私生意愈做愈大,甚至連美國政府提供給他的軍火,最後也落在毒販手上。

荒謬的是,這時的貝瑞不但沒有被繩之以法,由於走私生意愈來愈大,他甚至成立了一支機隊,聘僱更多飛行員來一起走私。非法利益之大,雖然他已經有用盡人頭帳戶來洗錢,但他犯罪所得的現鈔卻愈來愈多,到了家裡隨時隨地都有一大箱鈔票而找不到地方可藏的窘境……。看看預告中那一段(中文版預告點此),狗狗把他的藏在地下的錢挖了出來,太太跟貝瑞抱怨後院滿地都是鈔票時,正在看書的貝瑞蠻不在乎的說,隔天早上他會再去把那些錢「掃」起來,你就不難想像那種鈔票不僅花不完、連放都沒地方放的狀況有多誇張。

這樣荒謬的劇情,放在電影中都可能被人罵作誇張了,但卻竟然是真人實事改編?!就連片名的《美國製造》,看完後也覺得諷刺至極,許多口中凡事都能成真的「美國夢」,果然所言非虛,但這樣居然成真的「美國夢」,卻造成美國境內毒品氾濫,也進一步影響了中南美洲的政局動盪,只怕不太有人會認為這真的是我們心目中的「美夢成真」吧?


我畢竟是個教談判的老師,一部電影不能只是看爽而已。看完描述一位超狂機師的反諷新片《美國製造》之後,我有幾點必須叮嚀各位:

1. 有夢最美?貝瑞當年覺得當個民航機師大志難伸,雖然家有嬌妻連聲反對,他依然率性的就這樣答應CIA去賣命了。後來之所以誤入歧途,雖說他自己財迷心竅是一大主因,但他一開始就沒和CIA談清楚,這份工作有什麼保障?未來又對自己有什麼好處?到底能夠賺到多少錢?對這些細節毫不清楚而就驟然做下決定,卻也是之後一步錯、步步錯的原因之一。

我們一般人雖然不太可能鋌而走險的去走私,但在職場的工作選擇上,部也常犯下類似的錯誤?自以為自己加入一家自己憧憬的工作或行業,沒多問細節就一頭栽進去,自以為夢想和熱情一定可以讓自己迎向美好的未來,最慘的還不是馬上就吃虧了認栽,而是在一份前景堪慮的工作上虛晃了不少年、而又覺得自己之前投入的時光可惜而抽不開身,結果錯過了讓自己更有發展前景的黃金時期。

許多朋友常來問我關於工作選擇的問題,但我沒有個能夠預見未來的水晶球,所以我也很難回答,到底任何一份新工作對哪個發問者而言是最好的。就連我自己之前也是一樣,我做了很長一段時間的業務工作,以結果來說,工作成果和我個人得到的肯定都相當高,但是我卻一直不喜歡那樣的工作。起碼就我自己的經驗來說,完全道不同不相為謀的工作或東家就別提了,但即使是自己有能力或有興趣的工作,多數時候也是一種trade-off,當你要把一份工作做好,或多或少的都要付出代價;到最後,看的不再只是這份工作能帶給自己的好處有多少,也該同時看看這份工作會讓自己付出的代價有多少。

以貝瑞來說,他在金錢上的收益已經到驚人的程度了,但他付出的代價真的划算嗎?用比較白話的方式來說,有這個命賺、也要有這個命花才行啊!

貝瑞的故事也給我們另一個啟示:你可以自由選擇任何一個自己的下一站,下一份工作想做什麼、都是你自己的自由。但是,不要單純只是因為厭倦了老東家而離職並接受下一份工作的邀約;爛公司的確再待也沒有意思,但離開一家爛公司、不應該是加入另一家新公司的理由。把這兩件事情分開來看,真的能確定下一份工作會更好、再同意加入,不要是因為想要離開原來的工作而貿然接受下一份新工作,才能幫自己的人生掌握更多的主導權。


2. 先兵後禮。不曉得是不是因為從小教養或整個社會氛圍的關係,我們之中有許多人總習慣一開始對別人客客氣氣,但之後若遇到了利益糾葛或衝突,接下來卻翻臉如翻書的跟別人大小聲起來。簡單說,「先禮後兵」變成一種常見的態度。

我自己卻完全想不透這樣的做法有什麼好處。當然,能夠一直客客氣氣的與人為善,遇到挫折或橫逆時,也能保持自在而不躁進的態度,當然是第一的優先選項。但是,能做到這種境界的有多少人?

所以,與其讓人發現自己前後反差之大,不管是在私事或是公務,我雖然還是會保持著該有的禮貌,但我一開始絕不會讓人覺得自己是個好相處的人。為什麼呢?就拿我當一個空降主管的經驗來說吧,我當然知道人和以及得道多助的重要,但一開始若裝成一副仁民愛物的態度出現,之後遇到工作推行上有瓶頸與挑戰時,同仁肯定會對我實事求是的作風怨聲載道;我之前試過不只一次,一開始讓人覺得不通人情,之後卻適時的展現人性作風,整個團隊的感覺反而會更好。一種「先兵後禮」的風格,反倒讓我就長期來說得到更多的肯定和支持。

《美國製造》之中的貝瑞也是如此。當他外表看來就一付廢樣的小舅子來投靠時,他不忍拒絕太太的要求而收留了他,後來果然因為這個小舅子冥頑不化,偷錢擺闊而讓執法單位盯上了貝瑞。

貝瑞把他保了出來後,給他一筆錢讓他遠走高飛,無腦的小舅子不知自己理虧、反倒咒罵貝瑞,並且見笑轉生氣的威脅貝瑞說,每個禮拜都要拿錢去封他的口,否則就要抖出貝瑞的犯罪事實。貝瑞生氣但卻不知該怎麼處理,最後還是由貝瑞的毒販朋友自動出手了結這個小舅子。

假如貝瑞能夠先兵後禮的快刀斬亂麻,那麼根本不會讓小舅子惹出這樣的麻煩,而且小舅子起碼也還能保住性命。我們常以為自己對人該有一念之仁,但做事情的先後順序有別,不但可能害了自己,也可能害了對方。


3. 瞻前也要顧後。在《美國製造》中,湯姆克魯斯飾演的這個角色自己也說,自己做事常常瞻前不顧後。這種人或許抓住機會的反應速度比一般人來得快,但下場卻不見得一定會比其他人來得好。

前面提到,貝瑞在搞不清楚狀況的情況下就答應CIA是個例子,看到有大筆鈔票就答應毒販則是另一個例子。後來更扯了,當CIA發現事跡敗露而想要放棄貝瑞而斷尾求生時,白宮這時居然找上了貝瑞,希望他協助蒐集中南美洲毒梟的犯罪照片當作罪證,貝瑞在覺得自己無路可退的情況下,答應的白宮而完成了任務。但是,可想而知的,被出賣的毒梟絕不會那麼輕易放過他,所以在毒梟的重金懸賞之下,貝瑞最後還是一命嗚呼。

以談判的角度來說,當我看到CIA遊說他加入那一幕時,我心裡不禁在想,貝瑞就不能在加入前和CIA攤牌,談出一個更好的條件嗎?那些任務的風險不僅是在執行時的生死挑戰,之後要能全身而退,CIA不能提供官方的一些保障?

後來答應白宮以交換免罪時更是如此,明知道毒梟發現後一定會來追殺,貝瑞不能幫自己和家人爭取到更好的證人保護計畫嗎?你或許會說,他哪有不答應的餘地?一但不答應白宮的要求,肯定會在牢裡關到死;然而,我的想法卻跟你大不相同。

包括大不了就去坐牢在內,貝瑞其實有很多的替代方案,甚至可以潛逃出境而尋求毒梟保護。然而,就當時的情勢來說,除了貝瑞願意倒戈之外,美國政府有什麼更好的BATNA?整件事情的荒謬,就在於美國政府從頭至尾都不願意尋找更好的替代方案啊!所以,當貝瑞不能為自己爭取到更好的保護方案時,代價就是自己的性命和財富全都化為烏有。瞻前不顧後,等於在不自己是不是夠好運,而我不認為把希望寄託在命運上是件有保障的作為。


4. 結果不是一切。整部並不沉重的電影,把美國政府和情報單位批判的一無是處。台灣很幸運的在8月中就領先全球上映(另一個同步上映的國家是荷蘭),美國反而延後到9 月底才要上映這部片子。

貝瑞之所以能夠販毒致富,已經不只是美國政府的縱容,而是美國政府的方針和做法造就了他荒謬成事的生意。不管該怪的是CIA或哪個單位,美國政府在當年的立場很簡單:因為我們代表的是正義的一方,而只要能夠達成正義的目的,即使運用再極端的手段也無所謂。

我不想探討國際情勢或現實政治有多麼醜惡,我只想反躬自省的說,當我們縱容自己或別人運用不義的手段來達成目的時,我們認為這樣造就而成的「正義」又有什麼價值?

更進一步來說,當我們只在乎結果時,是否為了目的就能不擇手段?或許,正是因為有人相信如此,所以我們會一而再、再而三的看見,很多企業為了賺錢,所有黑心的手段都出爐了。一開始只是以為小奸小惡無所謂,再來就變成惡行只要不被人發現就行,最後就對惡行上癮了,只要能讓自己賺錢,別人家的孩子死不完,再大的罪孽也都做得出來。

這就是為什麼我常說,賺錢哪有什麼可恥的?為什麼我們這個社會總喜歡聽一些道貌岸然的大道理,遇到有人說他要賺錢就把他批得一文不值,但卻對許多怪力亂神視而不見?

對我來說,賺錢這件事情毫不可恥,每個人以自己的利益優先也是理所當然的,但重點不該只是那個結果,而是為了追求那個結果所使用的手法和經歷的過程。說的坦白些,假如我們每個人都對自己做的事坦蕩蕩,哪來那麼多需要尋求那麼多上人或心靈導師的慰藉?當一群人只能拿「感恩師父!讚嘆師父!」來尋求自我認同及肯定時,除了創建這種集體自慰過程的當事人之外,請問那些信眾是否真對自己行得正、做得穩那麼有信心?還是每天都在偷雞摸狗而想藉著買張宗教贖罪券來避免自己被打入地獄?


人生該追求的不只有結果,也必須同時注重過程。屬於我們心中的正義,不應該靠著別人的認同才能被達成,一切都取決於自己本身。



延伸閱讀之一:談判桌上的三種力量來源

延伸閱讀之二:川普的推特,真是台灣的救贖?想要在國際間是個咖,讓我們先來多了解一些國家級的談判

延伸閱讀之三:從湯姆克魯斯的《神隱任務:永不回頭》,看複製成功模式的三大難處

延伸閱讀之四:《玩命再劫》(Baby Driver)──誰說我們非得追求每個人的喜歡和肯定?為自己找到一個讓個人風格盡情揮灑的機會,生命自然有種難以言喻的暢快


 

2017年9月16日 星期六

面對恐懼,才有機會戰勝恐懼:史蒂芬金《牠》(It)給我的三點人生啟示

1.17億美金?看到《牠》(It)在美上映首週的票房數字時,我差點驚呆了,以為自己少看一個0

我之所以如此訝異,不只是因為全美的電影市場慘淡,而是史蒂芬金小說改編的《牠》可是一部R級的限制級電影啊!上次哪一部R級電影可以只花三天就拿下1.17億美金的首週票房?我印象所及,真的一部都想不到。


雖然票房成績驚人,但若把《牠》譽為最可怕的恐怖片,起碼在現階段還太早了;但是《牠》他在最早的一支預告(連結點此),卻真的嚇壞我了,當初我把這支預告給老婆小孩一看,她們不但決定即使之後出了DVD也不看,當我看完電影後把劇情告訴女兒,她當晚嚇得居然要跑來跟我們一起睡。那句「你也會漂浮」讓人驚懼,真的言語很難形容。之後的預告主打「友誼萬歲」的溫馨調性,不是沒有理由的,因為一部嚇人的恐怖片還會有人為了刺激跑去看,但一部會讓人真正感到恐怖的恐怖片,只怕會嚇跑多數觀眾。

其實,這是一部充滿濃濃八零年代復古風的恐怖片,假如你看慣了現代那種血漿不要錢而又節奏奇快的嚇人型恐怖片,你可以會對《牠》不太適應。當我看完時,鄰座幾個大學生模樣的男孩吐出的評語是,「除了恐怖之外,其實還蠻無聊的」;另一個人則回他說,「對啊,而且特效做得很差。」我不由得同情的看了一眼,心裡很想跟他們說,「孩子啊,很多電影不是要來看特效的啊!」

曾經,史蒂芬金的小說我一本都沒錯過。這位恐怖小說之王的作品改編成電影之後的成功機率雖然不高(《手機》一書改編成的《科技浩劫》到底是什麼東西啊),但別說史上最佳電影之一的《刺激1995》和也是奧斯卡等級的《戰慄遊戲》了,就連純恐怖片的《迷霧驚魂》也讓我愛得要死,而我也一直在等另一部短篇的《蘭戈利爾人》也能有比較厲害的導演把那部作品搬上大銀幕。這次的《牠》,早在當年還是電視電影版本的《靈異魔咒》就轟動一時,我都不知道是史蒂芬金把小丑嚇人的事實寫進了他的書裡,還是史蒂芬金寫下這本書後、大家才開始覺得小丑原來那麼嚇人?能把整個社會文化影響至此,史蒂芬金帶給這個世界的影響可見一斑了。


當然,你若只把《牠》當作恐怖片來看,那就可惜了。對我來說,這部電影的意義遠不只是這樣而已:

1.    每個人心中都有自己恐懼的事物。小丑潘尼懷斯是「牠」最常出現的面貌,但是那卻不是「牠」唯一會展現的面貌。面對病症和細菌異常在意而害怕的艾迪,小丑會化身成痲瘋病人;在父母被種族歧視者燒死的麥克面前,小丑便不斷重現麥克的父母被火災燒死的景象;針對初經來潮而又每天害怕被變態父親侵犯的貝芙莉,小丑就在浴室中大量噴血來讓貝芙莉驚聲尖叫。當然,對主角比爾來說,他心中無盡的悔恨和折磨,就來自於他讓年幼的弟弟喬治一個人跑出去玩紙船,但弟弟卻遇上小丑而從此再也回不來了……

魯蛇俱樂部的7個小孩,天天在學校被同學霸凌。但是,豈止被霸凌者才會心生恐懼?霸凌別人的其他小孩,其實在現實生活中也面臨到許多充滿壓力而無助的情境。其實,每個人都有自己害怕的事物,不管霸凌者或被霸凌者都一樣。

對我來說,最恐懼的狀況還不只是在那個讓人恐懼的事物本身,而是這件恐懼會不斷循環,而且自己無力擺脫

在我幼稚園小班的時候,我的母親突然離開我。那一天,一直都由母親接送的我,就這樣一個人憑著記憶走路回家。我甚至不確定這件事是不是真的發生過了,但我接下來連續幾年都做著同樣的噩夢,夢中還多了一台差點撞上我的大卡車,相較於我當時渺小的身形,卡車的巨輪是如此巨大而可怕。即使在夢中,那台卡車也沒有真正撞上我;但這個夢境卻每夜不斷的持續,讓我每晚都重複一次自己好不容易才找到路回家的痛苦經驗,然後每天都擔心自己是不是會被卡車輾過。

上了小學之後,在那個單親家庭還不是那麼常見的年代,同學對我施加的已經超越嘲笑而捉弄,而那甚至是個我連「霸凌」這個名詞都還沒聽過的年代。我沒有向師長反映過嗎?換來的是我每一學年都要被導師打上個「聰明但性格偏激」的評語,然後家裡的長輩都只會叫我忍耐。

從來沒有人教我如何正確地面對和處理問題,而讓一個小孩自己嘗試解決問題的下場,就是讓這個小孩用自以為正確的方式去解決問題。

很快的,沒有人再敢欺負我,而我身邊朋友不斷。

一直到國中時,我收到一位國小女同學的來信。她在信中跟我說,我和許多同學每天嘲笑她的長相和笨拙的舉動,讓她當時難過的想要自殺;後來,幸好她有了信仰,才讓自己的心情平靜下來。後來,她去遠地上了一所很好的私立中學,但她還是決定提筆寫信告訴我這段往事,因為她相信我不是個壞人,而她願意原諒我。

看到那封信,我痛哭失聲。當時的我從來沒想過,一個被霸凌者居然會搖身一變成為了霸凌者,而自己不經意的行為,卻會造成許多人那麼大的痛苦。


所以,當大家看著《牠》之中的魯蛇俱樂部成員展現自信和成長時,我反倒把眼光放在了惡霸亨利所率領的霸凌者身上。當大家認為這群霸凌者怎麼如此可惡、恨不得他們馬上被惡靈碎屍萬段時,我卻能體會,他們的行為雖然罪無可恕,但他們的缺憾卻也都其來有自。

2.    視而不見,其實才是最可怕的事。恐懼只會在沒有抵抗能力的小孩身上才會發生嗎?其實,在現實生活中,已經成人的我們卻往往也會覺得無助,對很多狀況和現象難以接受、卻又無能為力。

也正是因為如此,所以我們即使在進入社會後,也會面臨從職場到生活中一重又一重的霸凌,有權勢者欺壓沒有權勢的人,資源多、階級高的一群壓榨者相對資源少的一般社會大眾。

就像《牠》之中的德瑞鎮成人一樣,明明面對可怕的事件卻又選擇視而不見,只能不斷的麻痺自己接受現實。也就是因為這樣,才會有想要侵犯自己女兒的變態父親、想要保護體弱多病的兒子卻凡事蠻橫禁止的母親、也才會有最後命喪自己兒子手下的警長,因為他雖然知道兒子用欺壓他人來掩飾自己軟弱的行徑,卻只會用恐嚇和打壓來對待兒子,而讓問題愈演愈烈。

在小說中,這樣的狀況被描寫成德利鎮居民都被小丑代表的惡靈催眠並洗腦了;但在我們現在的真實生活中,難不成我們每個人都被惡靈催眠並洗腦了嗎?假如沒有,為什麼類似光怪陸離的問題層出不窮的也在現實生活中發生?


相較於我們每個人內心因為過往經驗和壓力挫折所產生的恐懼,對這些恐懼視而不見,才是一件真正可怕的事,因為我們選擇讓問題繼續發生下去。

假如你就是不喜歡被公司的老闆每天凹到天天熬夜工作、收入卻依然不足以餬口,你為什麼要讓自己繼續在這份工作上委屈下去呢?是的,很多人會說,自己不曉得接下來還能找到什麼工作,為了生活所逼,再難也只好忍著。

萬一你忍了下來、心裡能夠保持怡然自得,我當然也覺得你做出了一個對自己正確的決定。但是,假如你說服自己忍了下來,但你卻只能天天借酒澆愁,又或是一回家就把怒氣發洩在老婆小孩身上,你真的覺得自己這樣叫忍嗎?你可能只是把問題和壓力轉嫁到其他人事物身上而已。

最慘的不是你因為自己的選擇而痛苦,更慘的你周遭愛你的人因為你的選擇、而不是他們自己的選擇而比你更痛苦。看看《牠》片中那些扭曲的成人而造就的小孩,你真的還是覺得自己沒有其他選擇?

3.    面對恐懼,才有機會戰勝恐懼。當然,我相信有人看到我上面那幾段文字,肯定會大罵我這種人只不過是在說風涼話,根本不懂人間疾苦。

事實上,在我職場生涯中,已經聽過不少類似的話:Alex,你是因為學歷好、英語能力強、經驗又豐富才能這樣說,我們哪有這種選擇的機會?」

聽到這種評語,我只會笑笑。當別人對我寫下的紀錄豎起大拇指時,只有我自己知道,我自己最厲害的地方還不是實際達成那些成就,而是在如此貧乏的資源和條件下,我居然還能做得那麼好,好到我自己當初都無法想像的程度。我的確以自己為傲,但我感到驕傲的是自己竟然能在困境中撐住不倒下的意志力,而不是大家之後看到的意氣風發。

從我看到那封讓我在國中時痛哭失聲的信那時,我就知道自己這輩子再也無法以好人自居,因為我曾經做過那麼多壞事。我之後生命中許多的痛苦和橫逆,包括許多到現在都還無法擺脫的傷痛,我都把它視為自己理所當然應該得到的報應。我也沒有為自己找尋任何宗教信仰或心靈寄託,因為我覺得自己應該設法學會與痛苦共處,因為我年輕時曾經帶給許多人痛苦。


我之所以推薦大家承受驚嚇也該去看《牠》這部電影,不是因為這部電影有多麼好看,而是希望大家看看電影結局所呈現的兩項正面意義:

(一)面對恐懼,才能戰勝恐懼。當比爾再看見楚楚可憐而只想回家的弟弟喬治時,銀幕前的觀眾無不感受到比爾的那種心碎;但是,當時的他很清楚,自己不能再被這種幻象所折磨,所以他願意勇敢的扣下扳機。那不只是向他的弟弟告別,也是向自己內心深處的恐懼和悔恨道別。

(二)當比爾一行人第一次到井屋遭遇小丑時,大家雖然平安脫險,但每個人都被嚇壞了,除了貝芙莉以外,沒有人願意再跟比爾一起冒險,因為大家都覺得還是自己的生命比較寶貴。然而,當後來貝芙莉被小丑抓走時,比爾唯一能夠依靠的,還是只有這群原本想要棄他而去的朋友;而這群朋友也終於意識到,自己活下來的價值是要能夠得到別人的重視和被人仰賴,於是一行人再度與小丑惡戰,靠著團結而不退縮的行動,才讓小丑不再橫行。


不只在電影中,其實我們每個人在現實生活中也都不是一個人。有人愛我們、有人恨我們,而我們的一舉一動,都可能對周遭的人群和環境產生影響。

恐懼和畏縮並不可恥,可怕的是我們不肯面對或承認自己的恐懼。害怕或無助時,不要自己一個人承受,也不要只用假裝或掩飾來帶過,試著讓周遭的大家來幫幫自己吧!的確,不是每個人都願意幫忙、也不是每個人都幫得上忙,但我們總不需要凡事都自己面對。更重要的是,當我們自己設法存活下來之後,我們或許能夠成為一個能對別人帶來幫忙的人。到那時,我們就能找到自己的價值。



延伸閱讀之一:《怪物來敲門》(A Monster Calls)──停止傷害自己、也傷害別人的四個故事和三點啟示

延伸閱讀之二:《遇見街貓BOB》(A Street Cat Named Bob)──谷底翻身,你需要的是個讓自己堅持下去的生命目標

延伸閱讀之三:《天才的禮物》(Gifted)──美國隊長的兩難和悔悟之路

延伸閱讀之四:當你把心封閉起來,受傷的心並不會痊癒 ──《海邊的曼徹斯特》(Manchester by the Se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