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20日 星期二

《金錢世界》(All the Money in the World):最毒富人心?其實,有錢人可能真的和你想的不一樣

「輸了你,贏了世界又如何~」多年之前,林志炫有首歌是這樣唱的。

但是,當你贏了全世界,你的生活又會如何呢?


改編自真人實事的《金錢世界》(All the Money in the World)告訴你,即使當你擁有全世界的錢,你不但不見得擁有快樂,你還可能比別人具有更高的風險,因為到處都有人想要來向你分一杯羹。

《金錢世界》所描述的主角,是60年代的石油大亨蓋提一家。白手起家的尚保羅蓋提,不但是當年的全球首富,根據電影描寫,他不只是全世界最有錢的人,更是有史以來全球最有錢的人,光是「富可敵國」這四個字,也許還不足以形容尚保羅蓋提的財產之鉅。

然而,《金錢世界》這部電影不是要在鏡頭前告訴你好野人的生活有多麼值得羨慕,反而是要顯露一種有錢人生活的光怪陸離。

有錢人的其中一個麻煩,是他們的財產肯定會引起許多人的覬覦。正是因為如此,他鍾愛的小孫子保羅蓋提三世在16歲那年在羅馬被綁架,而綁匪要求1700萬美金的天價贖金;換算成今天的幣值,大概是超過12千萬美金。

12千萬美金,對你我來說當然是個天文數字,但尚保羅蓋提卻是付得起的。但他選擇怎麼做呢?當記者來問他會不會付贖金換回孫兒時,他公開對大家說:「我有14個孫子女,假如我付錢的話,那14個孫子女都會被綁架。」順理成章地拒絕支付任何贖金。


當小保羅被綁架時,他媽媽蓋兒已經和他爸爸離婚了,但小孩的監護權都歸媽媽,因為丈夫吸毒、酗酒、玩女人無所不來。

其實當蓋兒第一次見到他富可敵國的公公時,她就已經感覺出尚保羅蓋提的視錢如命。「假如你的錢還數得清,你就還不算是個億萬富翁。」曾在受訪時瀟灑講出這句話的尚保羅蓋提,第一次在義大利的飯店中見到蓋兒全家時,居然正在飯店的浴室中自己洗內衣褲,因為這位吝嗇的富翁不想花10美元的洗衣費。後來,當小保羅被綁架時,蓋兒到前任公公的莊園求救,這位小時候很疼小保羅的爺爺,不但因為不想付贖金而拒絕見小保羅的母親,就連蓋兒想要借電話打給律師,才發現老蓋提的莊園裡居然建了一座付費電話亭,因為這位全世界最有錢的富翁不想讓客人花他的錢打電話。

蜜雪兒威廉斯去年以《海邊的曼徹斯特》入圍奧斯卡最佳女配角,今年再以蓋兒這個角色展現他的精湛演技。《烈火地平線》、《愛國者行動》的馬克華柏格飾演的則是前任CIA探員弗萊奇契斯,原本受僱於老蓋提、幫他四處去喬事情,當自己的孫子被綁後,他被老蓋提指派去協助蓋兒跟綁匪談條件,但前提是盡可能的少花錢而把事情辦好。

至於飾演靈魂人物老蓋提的原本是凱文史貝西,但凱文史貝西後來涉入性騷擾案件,就連他的另一部代表作影集《紙牌屋》也因此宣布不再合作,原本已經拍完的《金錢世界》也只好臨時換角重拍。導演雷利史考特找來老牌演員克里斯多夫普拉瑪來擔任老蓋提這個角色,由於為了趕上原先拍定的上映檔期,他們只花了9天就補拍完換角後的戲份,克里斯多夫普拉瑪也因為他臨危受命但卻無比出色的演技,入圍了今年的奧斯卡最佳男配角。光是這樣神乎其技的重拍效率,就足以讓《金錢世界》在影史上寫下一筆。

「最毒富人心」是台灣片商為《金錢世界》下的宣傳詞,或許這部電影主要想談的還是人性的扭曲和醜惡,但片中涉及很多和談判有關的情節,既然【一談就贏】還是個以談判為主力的部落格,我們還是從談判的角度來看看這部片子給我們的一些啟發:

1.  別相信真有「談都不能談」的條件(Nothing is non-negotiable)。當綁匪開價1700萬美金時,你該還價多少?

很多人都聽過,在商務談判中,永遠都不該接受對方的第一個開價。但也正因為你的對手也聽過這句話,所以每個人的起始開價都比天還高,因為他們想要盡可能的擴大談判協議區(ZOPAZone of Possible Agreement);我甚至覺得,就是因為很多人對談判一知半解,所以才會造成大家都漫天喊價,因為他們總誤會成喊得愈高、最後成交一定會拿得愈多。

要如何對抗天價式的開價呢?老蓋提在片中示範了其中一招,那就是他一毛錢也不出,而且言語之間做出了這樣的暗示:我的孫子輩還很多,死了一個、兩個我根本不在乎。

像這樣的故作姿態,對於一般商務談判的確是會有用的。但當老蓋提還特別在意這個孫子,而且心中其實是期待把這個孫子救回來、但他還希望能不花錢就不花錢時,這樣的動作通常是有很大的風險的。至於要如何降低風險,就要結合下面講的第2點;即使如此,也只是能把風險降低,而不是毫無風險。


不管是任何類型的談判,我們經常提醒大家的,就是要先清楚自己的談判目的到底是什麼。即使對老蓋提而言,能省下錢固然最好,但假如他還是希望孫子安然無恙,他就可能會做出不同的決定;再者,「能省的愈多愈好」並不是一個夠好的談判目標,諸如200萬才能成交」才會是一個清楚且可以用以擬定具體戰略的談判目標。

自己鍾愛的孫子被當成人質綁架了,一般人的談判目標應該是什麼?不只是綁匪要願意放人,而且是要能毫髮無傷地把人交回來才對。畢竟,”in one piece”和"in pieces"是有很大差異的;許多綁架案之所以棘手,就是因為綁架是重罪,而且涉及的金額龐大,許多綁匪就算拿到了錢,都可能會將人質撕票,為的就是不想要有事後被指認的風險。

因此,除了老蓋提的作法,另外一種可行的處理方式是,仿效梅爾吉勃遜在《綁票追緝令》中的口氣跟對方說:1天之內把人完好如初的交出來,我願意給你們100萬美金,而且從此不再追究;假如我的小孩有任何損傷,我會公開懸賞1000萬美金,拿下你們所有人的人頭。你的選擇。」當你還真的出得起1000萬美金時,綁匪接下來就會衡量自己的命值多少錢,而不只是100萬美金和1000萬美金之間相差多少。

就談判的技巧面來說,這種一般人看起來像是威脅的方式,就另外一方面來說卻更像是開啟一種成交的可能,因為對方知道你是願意付錢的,但願意付錢的前提是基於人質安全無虞而毫髮無傷的狀態下;再者,接下來雙方很可能就會被焦點轉往如何交付贖款並是放人質,也就是雙方都願意成交的執行細節上。萬一真的走到這一步,除非過程中擦槍走火,否則也是很好的轉移焦點作法,可以讓綁匪暫且無心思考傷害人質的打算。

2.  主帥不親征(Let others do the talking)。在【一談就贏:實戰談判思維】的課程中,我經常向學員提到一個「老闆都在家裡」的概念,也就是決策者永遠不出門、你在談判桌上遇到的談判代表絕大多數時刻都是沒有決策權的;在早年的版本中,同樣的概念會被稱為「老闆不在家」,但我後來覺得這樣的形容太不貼近實務了,因為聽起來好像我方都沒有主導權,任由對方侵門踏戶找上門來,真正有決策權的老闆好像還得逃給別人追一樣,所以我後來才改成「老闆都在家裡」這個版本,意指什麼時候出面、以及要不要出面都由我方決定,藉此來加強己方的主導權。


這個概念在《金錢世界》中被應用的相當好,因為老蓋提自始至終是不跟綁匪對應的,而他也大可以藉此擺出一副自己並不在乎的模樣。

有趣的是,綁匪雖然知道老蓋提才是金主,但綁匪也不想跟老蓋提直接對口──為什麼呢?因為他們也知道老蓋提財大勢大,想要逼老蓋提拿出錢來,透過護子心切的母親蓋兒會比較有說服力。

當然,面對這種處境,蓋兒在片中就像個夾心餅乾,自己無力籌措高額贖金,但她又對老蓋提的愛錢如命心知肚明,兩頭奔走卻始終得不出一個結果,這也就是為什麼小保羅一被俘、就整整拖了六個月。

談判有三個階段,假如你已經在「談判中」這個階段且正在進行式,有兩項重點你必須要清楚:一個是找對對象談對事,另一個是要明白每件事情對兩造都可能代表不同的價值

就第一項來說,蓋提陣營最糟的一點,不真的只是拿不出籌碼而已;老蓋提實際上是有錢的,問題癥結其實在於他願意拿出多少錢。

在我看來,蓋提陣營(包含老蓋提和小孩媽媽蓋兒的不同立場)犯下最大的錯誤,其實在於一直找不出來自己該跟綁匪陣營的誰談;當後來綁匪把人質賣給黑手黨後,他們既對談判對手在六個月後也沒有深刻的了解,蓋提陣營也無法創造更有效的對話管道,因此導致小保羅的耳朵被活生生地割了下來,還讓綁匪藉此創造更大的時間壓力,因為傷口未好好處理的小保羅可能會因為傷口感染而死。

至於第二項,每件事物對每個不同對象都有不同價值。多數人在談判上最常犯的錯誤,都是用自己的價值觀或立場去假設對手的需要和想要。

片中的馬克華柏格有句對蓋兒的台詞很能說明這點:金錢通常都不只是金錢,而是一個他們沒有卻又想要的東西,可能是權力,可能是尊重,也可能是一種安全感,但卻不只是金錢本身而已。

蓋兒也許不了解綁匪,但她對老蓋提的為人卻應該是心知肚明的。所以她在片中走出了很成功的一步,那就是轉換談判對象,把談判對象由綁匪轉為自己的前任公公,因為蓋兒知道,只要能說服老蓋提把錢拿出來,她的兒子就能得救。

片中有段對話很值得玩味,是老蓋提對馬克華柏格飾演的弗萊奇說明「致富」(get rich「富有」(be rich的不同;對老蓋提而言,每個人都可能致富,但要保持富有,顯然就不只要有一套生財之道而已。言下之意不言可喻,他要讓自己保持富有,就要有一套和常人不同的絕情而又物質至上的價值觀。之所以提到這點,不是要大家多和當年的世界首富學習,而是要再次提醒各位,我們在談判中會遇到各式各樣的對手,而每個對手的價值觀都可能和我們大不相同。你不用去認同他們的價值觀,但你卻必須要盡一切可能去了解他們的價值觀。

蓋兒死求活求都見不到老蓋提,但她之後終於領略到這個她早該知道的談判重點:每個有決策權的老闆都藏在家裡,而妳見不到就是見不到。這時該怎麼辦呢?就是讓別人代妳去與對方展開對話。

秉持著這個原則,蓋兒接下來做了三件事:先是將孩子耳朵被割下來的照片賣給報紙,為的是讓老蓋提產生從媒體到整個大眾輿論的壓力;接著是當自己根本沒有綁匪最後讓步的320萬美金,上電視公開宣佈會將這筆金額交給綁匪,把自己的小孩可能會因而被殺的壓力轉嫁給老蓋提。


上面這兩點,其實和我之前介紹過一本叫《劣勢談判》的書中內容有異曲同工之妙;當你沒有任何談判的籌碼、甚至對方看不起你而根本不跟你談時,想辦法引爆一些事件,讓媒體、政府、或整個社會大眾的輿論幫你發聲,然後就能平衡小蝦米與大鯨魚之間的整個談判局勢。

最後一件蓋兒做的正確舉動,則是透過弗萊奇去點醒貪婪愛財的老蓋提。雖然我個人覺得這其實是一種為了劇情合理化而強加穿鑿附會的安排,因為弗萊奇這個角色的立場轉變並沒有過多著墨,但我不得不說,這種就劇情來說牽強的安排,可能更證明了編劇本身是懂談判的,因為在蓋兒和老蓋提之間總要有個人來把執行細節談妥,否則光做完前兩個動作也不會從石頭中榨出油來。

3.  不要驟下結論(Don’t jump into conclusion)。談判另一個常見的錯誤,就是大家常常會驟下結論,不是見了黑影就開槍,就是就有限的單方面資訊就妄加推斷,結果就一步錯、步步錯。


舉例來說,弗萊奇在查訪後發現,小保羅曾經和人提起自導自演綁架以向爺爺撈一筆的主意,他就依據單一消息來源的說法、武斷推論小保羅其實並沒有被人綁架;這不但浪費了擬定行動計畫的黃金時間,也讓老蓋提之後心生懷疑而更加不願意拿出錢來。

如前一點所提,蓋兒有很多做法就談判角度來說相當明智,但也有許多做法是大錯特錯,否則小保羅或許不用賠上一支耳朵,又或者不用像片中未提到的賠上自己之後頹靡而中風多年之後才過世的悲劇一生。

蓋兒在片中不只一次犯下的錯誤,同樣也是誤以為自己在在快刀斬亂麻的驟下結論,同時也不懂得主帥不親征而老闆應該總是在家裡的道理。

正因為如此,當她在綁架案發生前要訴請離婚時,她會一毛錢贍養費都不要的主動提出拿小孩子的獨立監護權來交換;也正因為如此,她會在老蓋提拿出贖金這件事來要脅她時,她會答應老蓋提要回所有孫子女監護權的要求。

最讓這個媽媽揪心的是,當她以為自己犧牲一切、就能換得讓小保羅自由的贖金時,錙銖必較的老蓋提居然還是只願意拿出100萬美金,因為那100萬美金是他可以透過孩子的爸(也就是他自己的兒子)以借貸名義而用來抵稅的最高額度!

你或許會說,一個情急的母親哪還有什麼其他選擇?就為人父母的角度來說,我們的確應該同情蓋兒,但就談判的角度來說,我實在還是不忍心不提醒每位可能面臨艱難抉擇的朋友:再怎麼樣都該穩著來,再怎麼樣也都該等一等,起碼讓自己有個想清楚並確認細節的機會再說

具體來說,兩點可以提醒大家:(1) 談判一定要提前準備並做好事先規劃(always plan ahead(2) 談判也一定要針對可能的發展情勢做好備案(always have plan B


《金錢世界》換角補拍並如期上映後,還發生了一個插曲。馬克華柏格補拍的酬勞高達150萬美金,但蜜雪兒威廉斯卻只能收到80元美金的日薪。據傳這是因為馬克華柏格不願意接受用克里斯多夫普拉瑪替換凱文史貝西的決定,所以片商才拿鉅額酬勞來讓馬克華柏格點頭

然而,凱文史貝西可是目前正因為性騷擾醜聞而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華柏格陣營顯然覺得這樣的做法很容易落人話柄,所以主動以米雪兒威廉斯的名義捐出這150萬美金的額外片酬給好萊塢性平組織Time’s Up基金會華柏格陣營快速的決策以及正確的方向,有效弭平了一場可能的形象公關危機,很值得我們參考

平心而論,克里斯多夫普拉瑪把老蓋提的一種深沉且貪婪即使年老力衰但對財富依然飢渴無比的形象演得維妙維肖;但由於這個角色在劇中的一些表現,我還是有那麼一點想要看看凱文史貝西可能略帶點賤相的詮釋及演出可惜史貝西身陷這個難以擺脫的醜聞,只怕我們再也看不到當初史貝西詮釋老蓋提的版本了吧


延伸閱讀之一:避免談判時常見的兩大錯誤,就從了解ZOPA(談判協議區)做起

延伸閱讀之二:《劣勢談判:從巨人手裡得到你想要的一切》──小蝦米也能扳倒大鯨魚的談判精奧義

延伸閱讀之三:《大明星小跟班》(Entourage)電影版告訴我們的談判5堂課

延伸閱讀之四:當你把心封閉起來,受傷的心並不會痊癒 ── 《海邊的曼徹斯特》(Manchester by the Sea)


 

2018年2月17日 星期六

權力並非天賦,也沒有人天生就會領導:從《黑豹》(Black Panther)學會的領導者養成三堂課

漫威最新作品《黑豹》上映了,美國時間昨天(2/16)才上映,台灣倒是提早了三天之多就上映,加上現在正值農曆春節,這部超級英雄大片想不賣座都難。

《黑豹》在美國上映前的評價壓倒性的好(當然也可能是漫威的公關和行銷策略成功),但在台灣上映後,周遭的朋友倒是評價兩極,有人大為盛讚,也有人覺得很無聊。那麼,我自己又覺得這部電影如何呢?


我之前對黑豹這個漫畫角色毫不熟悉,第一次見到他這個角色,就是在《美國隊長3:英雄內戰》片中的初登場(《美國隊長3:英雄內戰》心得點此)。雖然是個我不熟悉的角色,但黑豹一登場就酷斃了,大大引起我的好奇心,心想:等到《黑豹》的獨立電影上映時,非去看不可。

表面上看來,這是一件好事,等於先用一部同為漫威系列的續集票房大作來先為這個角色鋪路;但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說,《黑豹》的獨立電影不能只是一部泛泛之作,因為大家的期望值已經因此而被提高了。

不只如此,四月底另外一部備受期待的漫威超級英雄合體大作《復仇者聯盟3》即將上映了,在檔期如此接近的情況下,一個操作不好,《黑豹》不見得會因此大幅得利,而且還可能影響到大家對接下來的《復仇者聯盟3》的期待。

就這個角度來說,我認為《黑豹》整體上來說算是成功的,因為它面臨的挑戰其實相當艱鉅。它無法像之前另一部漫威電影《雷神索爾3:諸神黃昏》那麼熱鬧而歡樂(《雷神索爾3:諸神黃昏》心得點此),而且《黑豹》還必須承先啟後的為即將登場的《復仇者聯盟3》設定一個基調,因為黑豹這個角色和片中虛構的國家瓦干達,也都會是《復仇者聯盟3》的重要背景。

再者,《黑豹》早在拍攝期間就被定位成第一部以黑人為主角的超級英雄電影,而且片中主要角色幾乎都是黑人,所以導演和整個製作團隊需要考量拿捏的地方就更多。


這也就是我為什麼會給《黑豹》一個不錯的評價,因為它很容易就變成一個四處都不討好的電影,但它在保守謹慎出招的情況下,雖然缺點其實還是不少,但還是維持了一定的娛樂效果,而且也讓人對漫威接下來的作品還是能保持期待。

更直白點來說,《黑豹》不會是漫威最好看的一部電影;若要更毒舌一點,我甚至劇情走向有點《獅子王》加上《洛基3》的味道,而且要用2小時15紛來說完這樣一個故事,也實在太長了些。但我還是得公允的說,要創造一個虛構的非洲先進科技強國瓦干達,而又要融合古老傳說的部族設定,實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黑豹》卻能成功地引起大家的興趣、並把這個故事看完。片中想要帶有一些黑人乃至落後國家被壓迫的反省,但又不能表現得太過頭而掩蓋了本身還是一部娛樂鉅片的事實,這點也處理得很成功。光是不把故事場景設定成只發生在多數美國觀眾未必關心的非洲大陸,而頭尾呼應加入加州奧克蘭的淵源,另外又跑去南韓的釜山上演一場追逐戰,也可以讓電影的視角更全球化一些,這些都是聰明的處理手法。


不僅如此,票房成功應該只會是《黑豹》的基本盤,我更認為《黑豹》是部瑕不掩瑜而言之有物的電影,讓我們能從以下三個面向得到許多收穫:

1.  如何面對犯錯或失誤。《黑豹》的故事是從《美國隊長3:英雄內戰》接起的,新任黑豹的爸爸、也就是瓦干達的帝查卡國王在《美國隊長3:英雄內戰》中因為爆炸身亡,所以我們看到的這位現任黑豹才要繼任為瓦干達國王。而在那次的爆炸中,我們看到黑豹其實是對他的爸爸無比敬愛,就像許多孩子對爸爸的仰慕一樣,面對統治一整個國家的挑戰,黑豹其實很擔心自己沒有能力做出正確的決斷,也不知道自己能否成為一個像他爸爸一樣好的領導者。

就像他爸爸的英靈後來對黑豹說的,「好人要當一個成功領導者的挑戰更大。」他爸爸顯然也是從自己的領導經驗中得到了教訓。

在《黑豹》片子的一開始,帝查卡國王正是前任的黑豹。在一次衝突中,他不慎殺死了自己的弟弟。雖然弟弟想法激進而勾結外敵,但前任黑豹其實並沒有想用私刑處死弟弟之心,所以這更讓他在意外發生之後也慌了手腳而不知道怎麼處理。感到愧疚而又想要文過飾非的情況下,他將弟弟的小孩艾瑞克留在美國的貧民區中自生自滅,也造成小孩長大之後抱著復仇之心而想回瓦干達奪權。


沒有人是不會犯錯的,你我都是如此。那該怎麼面對犯錯或失誤呢?(1) 負起該負的責任、(2) 良好的溝通、(3) 修正檢討並避免之後再度犯錯。不管職場或是人生,其實不過就是把這三步做好而已。

最不該做的是什麼呢?其實也有三點必須避免:(1) 大喊不是自己的錯、(2) 把過錯推到別人身上、(3) 懊悔沮喪但卻什麼也不做

換個場景來想想,當我們上場打球時,有人會說自己從不失誤的嗎?對我這種平凡人來說,想要不失誤的方法只有一種,那就是根本不要上場。

既然上場就一定會有失誤,當我們發生失誤時會怎麼做呢?我想許多和我有相同記憶的人應該都是如此,馬上跟隊友說my bad,接著馬上振作精神守好下一球;而不是只會因為裁判不吹而懊惱,也不會把精力花在相互指責上。等到中間有個暫停,馬上再和隊友溝通接下來要怎麼跑位或傳球才不會再發生相同的失誤。最後的動作更關鍵,不管比賽是贏是輸,回去之後再一點一點地加以檢討,希望未來不僅能減少每一個可能的失誤,而且還要讓大家場內外的即時溝通能夠更好。

新黑豹上任之後,其實也犯了溝通不良的大忌。

當黑豹去南韓抓之前偷走汎合金的惡徒克勞、但之後卻讓他逃掉時,他的好友、同時也是邊境部族領袖的烏卡比,因為克勞有殺害他的雙親之仇,而對黑豹很不諒解。之後更和來奪權的艾瑞克一起反叛了黑豹。


邊境部族是瓦干達王國的第一道防線,等於烏卡比有著一定的人馬和軍事力量。可以看得出來,他和黑豹兩人原本相交甚篤,但因為克勞逃走的誤會,加上黑豹並沒有在第一時間去溝通解釋,所以造成艾瑞克可以獻上克勞的人頭來趁虛而入的機會。試想,萬一黑豹和烏卡比能在行動失敗後就好好溝通,黑豹更可以直接告訴烏卡比,克勞本來都已經抓到了,都是因為艾瑞克把他救走才行動生變的,烏卡比就算不滿意這樣的結果,但有可能馬上效忠自己根本不熟悉的艾瑞克嗎?

黑豹之所以不說,是因為發現艾瑞克有他叔叔的戒指而心生疑竇,進而對自己爸爸過去的作為產生了懷疑。上一代人犯了一個錯誤,卻讓兩代人都因而產生愧疚並遭遇逆境,若不是心中有愧,何以那麼沒有擔當?

所以,與其畏首畏尾的不想被別人發現,不如勇敢地負起該負的責任,並且設法用良好的溝通並取得共識來將損害降低到最低,方為上策。黑豹該做的,其實不該是個和自己爸爸一樣的領導者,他的目標應該是成為一個比爸爸更好的領導者才是

2.  制度與變通的兩難。由於掌握了全世界最堅固且稀有的汎合金(美國隊長的盾牌也是用汎合金打造的),瓦干達擁有了舉世無雙的超先進科技,連鋼鐵人都要瞠乎其後。但是,由於他們的祖先擔心引起其他人的覬覦而永無寧日,所以瓦干達對外要偽裝成一個貧窮的農業小國,希望能讓自己長治久安。

走出去看到世界之後,黑豹自己也對這樣的鎖國策略有所疑惑,但面對祖宗的傳統制度,他總不能一承繼大統就馬上想變就變,加上瓦干達的政治系統來自於四個部落的共同支持,黑豹也不可能專橫的要改就改。

雖然這些背景都可以理解,但當他那流亡在外的表哥艾瑞克要求依傳統來挑戰王位時,黑豹非得守舊的接受挑戰不可嗎?他當時已經繼承王位而成為正式國王了,而且他也清楚艾瑞克不是善與之輩、而一定有他的陰謀,那又為什麼要守舊的遵照傳統呢?這證明的不是一種大無畏,而是一種做事不經大腦的愚昧了。


而當兩人決鬥時,明顯看得出來,黑豹因為自己的爸爸當年遺棄了眼前的這個小孩子,所以他對艾瑞克是心中有愧的。萬一黑豹自己心中真的覺得這是場公平決鬥而捨得痛下殺手,那他也算是個有魄力的真正領導者了。但他接下來看見長老祖卡被殺就心浮意亂,完全就像當年《洛基3》的洛基,因為看見教練命在旦夕而打得荒腔走板,最後在擂台上被怪頭T先生撂倒而痛失冠軍(真巧,飾演對手艾瑞克的邁可 B. 喬丹,正巧是《洛基》系列最新一集《金牌拳手》的主角)

當黑豹被打落深淵而痛失王位之際,觀眾可能會為代表好人的主角而惋惜。但是,黑豹之所以失去王位,其實正因為他那時還不是個稱職的領導者,而他沒有做出一個領導者該做的正確決定,而代價就是他的王位和領導者的角色。

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說,艾瑞克顯然是在電影蓄意將劇情簡單化下、又一個被妖魔化的角色而已。假如我們來拍另外一個版本的《黑豹》電影,而刪去那些艾瑞克殺人無數的角色設定,而改從艾瑞克這個角色當作主角來敘事,會不會也有可能拍成一個不錯版本的王子復仇記?艾瑞克這個角色被稱為是《雷神索爾》中的那個弟弟洛基(不是史特龍演的那個拳擊手)之後最強反派,真的當之無愧。

另一點值得一提的是,當艾瑞克在挑戰中勝出而成為新任國王時,忠於黑豹的侍衛隊隊長歐寇耶雖然哀傷,但卻還是得依法效忠她其實也難以信任的新國王;不僅如此,她還勸黑豹女友娜奇雅說,「妳應該要效忠(serve)妳的國家」,但即使在黑豹面前也很有自己想法的娜奇雅卻回答說,「不,我要解救(save)這個國家。」


制度和法律是人類所建立的,雖然有人常說「惡法亦法」,但任何制度或法律的存在,應該是為了保障人類的生存,甚至是更積極地為了讓整個群體和社會更好。當有一項制度的存在會影響到自己的生存之際,該做的不是去研究祖宗之命有多麼不可違,而是永遠選擇做對的事(do the right thing。也正是因為如此,《黑豹》才會有個很正面的結尾,那就是黑豹帶領瓦干達從封閉走向開放,而不是只知道講些大道理而剷除自己的對手而已,而真的要用更積極正向的態度來協助改善這個世界。

3.  何必要幫自己樹立更多的敵人?「如果可以多交個朋友,何必為自己樹立更多敵人?」好吧,我承認這句話是從《亞瑟:王者之劍》抄來的,但卻也很適合用在《黑豹》的劇情上。

但黑豹要登基前,依據傳統要先接受其他人的挑戰。瓦干達的政治情勢很特別,他們有5個部族,其中4個部族服膺瓦干達國王的領導,但賈巴利部族卻遠居在深山中,不願意和另外4個部族一樣臣服於黑豹。

黑豹想要登基,賈巴利部族的頭目恩巴庫出來挑戰,但最後還是黑豹技高一籌的贏得挑戰。黑豹贏了之後,並沒有對恩巴庫趕盡殺絕,而恩巴庫顯然感念在心,非但之後救了黑豹,更在最後加入決戰而義助勢單力孤的黑豹一方。


雖然我覺得這邊是個bug而沒有交代清楚,因為恩巴庫明明說的是自己不會讓賈巴利人為了黑豹的王位去賣命作戰,但最後還是緊要關頭跳出來了。雖然可以美化成恩巴庫真是大義所趨,但實在看不出來轉折點在哪裡。

但是,留一條活路給別人,交友重於樹敵的基本道理還是在的。不只恩巴庫,就連CIA探員羅斯以及一度被黑豹誤以為是殺父仇人的酷寒戰士巴奇都是,你若「擋我者,殺無赦」的把過往敵人全都毫不留情地消滅,你若哪天需要他們幫助才能對抗更大敵人時,也就只能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了。

我在實際談判中,通常都會要求我方的人使盡全力,因為談判不容許輕敵、更不容許懈怠而貪圖僥倖。然而,可別把「使盡全力」「趕盡殺絕」弄混了;相反的,我甚至認為不懂得給對方台階下的人,絕難成為一個頂尖的談判者。我們要的是談判能夠成功,而不見得是非得要擊敗談判對手不可


在待人處事上也是如此。很多人很喜歡四處交朋友,但卻不懂得如何避免樹立不必要的敵人。前者反而很容易讓自己流於四處討好而喪失自己的原則,後者則根本是白目而已。

我們或許無法和每個人都交上朋友,畢竟很多人道不同則不相為謀,無須強求;但假如自己經常會在無意間樹敵,那就更應該好好檢討了,因為不是每個朋友都會在你需要的時候幫上你的忙,但每個敵人都會很樂意趁你病要你命,千萬不要輕忽了。

 
延伸閱讀之一:《亞瑟:王者之劍》(King Arthur: Legend of the Sword)──除了成王敗寇,成功領導還需要注意的三件事

延伸閱讀之二:想要讓團隊走得更快又更遠?先看看建立信任的兩大目標及四項指標

延伸閱讀之三:好口碑+高票房,但卻還是無法在國內院線上映的《金牌拳手》

延伸閱讀之四:相信自己,而不該只是等待英雄,三點值得去看《海洋奇緣》(Moana)的理由